第1章 楔子 看看才知很精彩

第1章 楔子 看看才知很精彩

人死后会怎么样?

    意识呢?

    灵魂呢?

    这是一个灵魂不完全穿越的故事……

    但是,这次灵魂的穿越是一个成全的穿越。

    你相信命吗?

    你相信命中注定吗?

    你认为命运能主宰你吗?

    这是一个关于命的故事,逆天真的能改命吗?

    现实让人很无奈,现实让人变无赖。社会之中一个人的存在,吴大江既没有得到他人的关爱,也没有去把他人伤害。

    但是,悲剧的社会让吴大江很无奈。大专毕业的他,从校园走出来以后,一脚踏进社会,他发现在学校的他像绿色蔬菜一样无公害,离开学校的他天空一片阴霾。

    吴大江最初并不叫这个名字,小时候生下来不就父亲就给他起了一个吴福贵的名字,一看就知道父母是希望这孩子以后能有福又有钱,可惜他的父母忘了自己姓啥……

    小时候吴福贵爱哭、爱尿床、爱流口水,一天到晚折腾得父母苦不堪言。后来有算命先生告诉吴大江的父母,这娃娃命中五行不缺啥,很齐全,就是水旺盛了一点,得改个名字儿。

    吴福贵出生在偏远农村,父母能想到的“富贵”这个名字已经是最好的名字了,总比其他的孩子阿猫阿狗好听多了。于是,全家人就为这改名犯了愁!

    有人提议:“叫火旺吧!孩子命里水旺盛,听说火能克水,叫这个名儿准没错……”这个名字一出,马上就被否决了,因为有句老话叫做“水火不相容”。

    “叫缺水吧!”有人提议。

    “缺什么水,我看你还缺德呢!”有人马上否定。

    “哎,你怎么说话的?我吴家人哪儿缺德了?”眼看为了取个名字家里人还有吵一架,在一旁听了很久的母亲发话了。

    别看吴福贵的母亲没读过书、不识字,可她却很聪明,只听她说:“你们在吴家吵来吵去也不是办法,我看这孩子既然五行命里水旺盛,就叫吴大江吧!大江里的水很多,这个又姓吴,吴大江就是命里再没有大江里的那些水。当初孩子他爹起个富贵的名字我就觉得不妥,我看争来争去也没啥结果,就叫这个名儿了!”

    农村质朴的妇女一辈子没出过门,只知道江河里的水很多,大家觉得母亲的话说得很在理,于是吴大江这个名字就被定了下来。后来吴大江上学读书的时候一直再想,假如母亲当时知道大海里的水更多,会不会给自己起个名字叫“吴大海”呢?

    和吴大江谈了三年恋爱的女朋毕业后无情地选择离开,原因是吴大江想回到家乡的县城发展,他还考上了他们县城最为偏僻的乡镇公务员。好歹也是公务员,但是他的女朋友已经习惯了大城市的生活节奏,不愿意回去那个边远、贫穷、交通和信息都不发达的小村镇。于是意见不和,只得选择分手。

    失恋打击再大,吴大江还是选择去做小镇公务员,于是他乘了两天的火车,坐了一天的汽车,终于辗转回到了他的家乡小县城。到了县城,离他所要去的那个乡镇也近了,不过还有一天左右的车路,因为山路难走,到那个乡镇只有一条土路,去那个镇只有乘拖拉机。

    吴大江回家了一趟,家里的父母对于他考上公务员很开心,虽然知道那个镇很贫穷落后,但是至少也是铁饭碗的,对于做了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而言,那已经算是当官了啊!

    在家里呆了几天后,吴大江乘上了手扶拖拉机,向那偏僻的小镇出发,本来去那小镇的没有固定的拖拉机的,因为吴大江是三年来这个小镇唯一考了公务员还愿意去工作的大学生,于是当地镇政府专门派了一辆手扶拖拉机来接吴大江。

    一路颠颠簸簸,沿着盘山小路行去,还好最近没有下雨,不然的话,这种土路手扶拖拉机绝对上不去。手扶拖拉机花了两个多小时爬到了山顶,接下来的路是下坡路,那路宽不足两米五,一边是大山,一边是深不见底悬崖。

    吴大江提心吊胆地坐在拖拉机货箱里面,双手紧紧抓住铁栏杆,眼睛根本只敢看天空,不敢看悬崖。

    开拖拉机的师傅笑着说:“小伙子,你不要害怕,我走这条路都已经十多年了,拖拉机都已经开坏三辆了,也没有出过什么事,这路我非常熟悉,你就放心吧!”吴大江战战兢兢道:“师傅,你还是专心开车吧!开车的时候不能与乘客交谈,那样很危险。”

    师傅满不在乎道:“怕什么,我都已经习惯了,不跟人说话我会打瞌睡。”

    吴大江听后心中大寒,不知道是要和师傅说话,还是不说。

    师傅却说得很起劲:“小伙子,你算是不错的啦!三四年前我就来接过一些像你一样的大学生,第一年我们乡长让我来接的那个公务员是个女孩子,看见我开着拖拉机来接她,她二话没说就直接走了。第二年的是一个长得白净的小帅哥,他坐着我的‘小金牛’爬到山顶后又选择回去了,他说他恐高!第三年又是一个女孩子,这个女孩子很漂亮,一眼看上去感觉很干练,不过看见路边的悬崖后,一路尖叫,一路哭喊,甚至到了乡镇府都还在哭。结果我家那婆娘揪着我的耳朵一直追我我是不是对那女孩子做过什么坏事。你说我像是那种人吗?唉,休息了一晚上以后,那个女孩还是选择了离开,不过回去的路上,她又是一路哭喊,一路尖叫,到现在我想起那恐怖的叫声压根儿都是酸的……啊呸……真酸。”

    这师傅很不卫生的吐了一口吐沫,而吴大江则在则是无奈的听这个师傅犹如唐僧一样在他耳边说话,心底诅咒这恐怖无比的下坡路。若不是吴大江自小生在农村,不然的话他也会忍不住惊叫出声的。

    就在吴大江诅咒的同时,天空开始阴暗了下来,只见不过片刻间乌云密布,师傅大骂:“他娘的贼老天,出门没有看黄历,看这天气怕是要下雨了……”

    吴大江小心翼翼地问:“师傅,下雨的时候走这山路没问题吧!”

    师傅竟然抽空摆摆手,道:“没事、没事,习惯了,不就下雨嘛?下刀子我也不怕!”话音刚落,一个金光闪闪的霹雳划破阴暗的天空,轰隆隆雷鸣过后,黄豆大的雨滴也随之不请自来。

    拖拉机艰难地下山,看着那前轮一次次往悬崖边上打滑,又一次次被那师傅把龙游扭转过来,吴大江忍不住道:“师傅,要不我们停下车躲一下雨吧!”

    “好!”那师傅接着又道:“这个贼老天,怎么突然下这么大的雨,以前从没有遇到过,路面打滑,咦,怎么停不下来,糟了,真的糟了……”

    吴大江只觉自己仿佛暴风雨中在大海中随惊涛骇浪起伏的孤舟,腹内翻江倒海的搅动、沸腾,一种紧张至极令人窒息的感觉噎在脖子,让他呼吸不顺。他很想放声大叫,但是喉咙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就在这时,天空之中突然呈现出黑白两种颜色,黑白两色之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正在努力掌控手扶拖拉机的那师傅猛然抬起头,看见了那黑白分明的天空,口中惊恐地道:“黑白现,天地变。难道老人的传说是真的?”

    蓦然,吴大江发现自己飞了起来……

    天空。

    雨滴。

    大山。

    狂风。

    难道我就死了吗?

    吴大江很疑惑,他只看见陡峭的山路,在山路一个转角处只是模糊看见一辆手扶拖拉机不受控制地飞驰下山……

    我还有意识,难道我已经变成鬼了吗?

    我的父母……

    我的那个她……

    我十余年读书的知识……

    我读的数十本网络小说……

    我的这个世界……

    就在这时,天空中那个巨大漩涡发出一股牵扯之力,吴大江突然发现自己很悲剧,心中有一丝不甘也随着无可抗拒的力量消失了。

    隐隐中,吴大江听到一个非常苍老地声音:“孩子,这个世界的毒太多,我们这个种族世世代代以吸纳天地间过多的毒素为己任。但我们只能承受自然界的毒素,人类现代化、工业化的毒素不是你这种幼体可以承受的……父亲帮你找了一个朋友,你和他共同成长,等你成长的一定的程度,你再回来保护这个地方吧!”

    一个奶声奶气的童音道:“爸爸,你放心,小乖会快快长大,回来帮你的……”

    那个苍老的声音很慈祥地道:“咦,这个叫吴大江的娃娃的灵魂意识怎么到这里来了?算了,那个孩子也是个可怜人,为了我的孩儿,我就照顾一下他吧!”

    吴大江只觉得眼前光怪陆离,五颜六色的碎片、光斑、画面迅速闪过……

    然后,吴大江感觉自己脑海里的一些东西似乎失去了点什么,不过,他感觉自己现在神清气爽,身体倍儿棒,然后,就没有了意识。再次醒来,吴大江已经到了他要去的那个乡镇上,此话就此按下不表。

    却说那个奶声奶气地童音道:“爸爸,你为什么把这个人的一部分生活经历和常识给提取了呢?这样的话,他会不会有事啊?”那苍老的声音笑道:“乖孩子,我只是提取了一部分,对这个人没有坏处的,帮他清理了脑里面多余的东西,他这辈子将会活得更加幸福。好了,孩子,我会破碎虚空,将你和这份意识送到你的朋友那里,等你修行有成又回来。你准备好了吗?孩子。”

    “爸爸,小乖准备好了,你要等我回来哦!”

    天空中,黑白二色渐渐散去,依然蓝天白云。

    §§第一卷坎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