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寒山派下心自寒

第2章 寒山派下心自寒

紫虚洲。

    西南十万大山中,寒山派脚下森城。

    城主府的一个花园里。

    “哥哥,你给我讲一下关于行者的事情嘛!”一个不过十一二岁的小女孩,拉着一个十六七岁的男孩撒娇。

    “妹妹,你就不要天天来烦我了,我就知道那么多,你确定你还有听吗?”那个男孩皱着眉头问。

    “听,谁让他们不能查处我是什么灵根,却又说不否认我身上有灵根,我要修行,我要成为一个行者……”小女孩嘟着嘴,很不高兴地说着。

    那男孩叹了一口气,道:“好吧!我就再给你说一下我自己知道的吧!行者,即修行之人。修行之人并非人人都可以修行,这个世界本就很无情,人并非都是一样的,是故有的人可以修行,有的人却没有一丝机会。这一切,完全取决于一个人的命。人者,天地历经无数岁月而生,是故世人皆是天之注定,人皆有天生之命,一人一命书。命书者,一个人的天命之书。很大程度上,人的一生就是这命书所决定,有坎有坷,有风有雨、有喜有忧,人的一生,会历经各种辛酸苦辣、悲欢离合、痛苦无奈……”

    “哇,哥哥你好厉害哦!既然记得这么清楚,我看了好多遍,都不能记得这么多呢!”小女孩拍着巴掌道。

    男孩拍了拍额头:“一个月都要被你缠着背一次,缠了我七年时间,就算是白痴也记得了……行啦!我要出去了!”

    “哥哥,你又要去山上吗?”小女孩问道。

    “嗯,只有在那里,我才能感到快乐……”说完后,男孩一个人走了。

    看着男孩的背影,小女孩喃喃道:“哥哥还是这样子,都已经七年了……天就往山上跑,也不跟人家玩……唉!”竟然还学大人一样老气横秋地叹了一口气。

    吴江离开妹妹所在的那个话语,径自一个人走出了城主府,然后便朝西门走去。

    一个茶馆里,一个声音道:“快看,城主的大公子吴江出来了,他每天都是这个时候出门啊!”

    “唉!原本好好的一个天才,怎么会突然变成废物了呢?真是可惜啊!”

    “是啊!我听说这个大公子是那个什么风灵根的天赋,几百个人当中也找不到一个那样好的灵根……”

    “什么几百个人中找不到一个,是几百万中找不到一个的风属灵根,据说修炼成为风行者以后,来去如风,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据说他的妹妹城主的小公主也不能修炼……”

    “你以为行者是每个人都能做的啊!知道吗?那可是上仙……”

    “可惜啊!十岁就被誉为寒山派第一天才,如今却落得个废物的称呼……”

    “嘘,你小声点,小心被他听见你就惨了!”

    “这就是命啊……”

    “命啊!”吴江暗自叹了一口气。他七岁时被测出天生风灵根,天地之风灵根乃是行者八灵中四大隐灵根风、雷、毒、慧之一,拥有四大隐灵根不但可以成为行者,而且还是非常少数的隐行者。

    吴江的天资不但让吴望惊喜,甚至惊动了寒山派,可惜的是吴江只能成为步行者。

    原来吴江自生下来以后,就不爱哭、不爱笑,七岁时测试不但有修行天赋,而且还是万中无一的风属灵根,于是被寒山派亲自下山收入门下,并且成为重点培养对象,传授了寒山派保存的隐灵秘技《随风诀》。

    修行功法经历数万年的优胜劣汰,一般分为辰、日、月、星四大品质,而《随风诀》就是寒山派中达到日级的修行功法。日级的修行功法,哪怕寒山派是紫虚洲上七大门派之一,门派之内不会超过十部。

    吴江也很争气,只用了一年就达到步行者境界,然后用了两年时间便成功晋级为飞行者,十岁达到飞行者境界,这样的速度在寒山派开山立派以来可以说是前无古人的速度。

    于是吴江被誉为寒山派的绝世天才,并被寒山派小心翼翼保护着,生怕有一丝意外。

    可惜吴江达到飞行者境界以后,就再也没有一丝进步,而且一旦修炼,吴江就感觉丹田内的命书会抖动绞痛,然后全身抽搐,七窍流血,根本就不能修炼。寒山派上下想了无数办法,用了不少丹药,甚至还费尽心思找了一些罕见的天材地宝让吴江服下,可是,吴江始终不能继续修炼下去。

    后来,寒山派的一位隐修长老出关后发现吴江之所以这样,其原因是因为吴江的命书上有一丝天地之秽毒,有了此毒,吴江意味着将终生停留在步行者的修为程度,而且寿命不会超过三九二十七岁。

    于是,吴江被“请”出了寒山派,回到了森城家中。而且吴江被严令不能私传寒山派地级品质的隐秘功法《随风诀》,而且每过一段时间,寒山派就会派人来探查吴江的身体是否有所恢复。

    这些要求还是因为吴家的一位老祖宗吴天阳是寒山派中修为达到皇行者境界的长老,不然的话,吴江的遭遇可就得另当别论了。

    回家以后,吴江想方设法让自己能修炼,每天必打坐原本运转《随风诀》功法,可是结果依然是一旦修炼就会命书绞痛、全身抽搐,七窍流血。最让人无法接受的是,吴江体内的灵力竟然在慢慢减弱,最终吴江的修为竟然从飞行者降到了步行者的境界。

    这样一来,寒山派对吴江彻底死了心,起初几年还派人来看看会不会有奇迹降临在吴江身上,后来干脆连看都懒得看了。

    时间,一晃就过了七年……

    吴江心里免不了又回忆那番不堪回首的记忆,脚下的速度却是很快,不一会儿就出来森城。出了森城后,吴江一路向北,很快就来到一座无名山下。

    抬头看了看阴霾的天空,吴江嘀咕道:“看来今天要下雨啊!也好,反正我也好久没有淋雨了……”

    吴江顺着山上曲折的小路,一步一步往上爬,很快就来到了山顶腰。到了山顶以后,吴江迎面感受着山风一阵阵刮过,随着风刮到他的身上,他能感受到自己体内丹田里的灵力有了一丝流动。

    对于吴江而言,也只有在这山顶吹着风,他那干涸的丹田内才会有那么一个灵力波动。七年的时间,让他从飞行者退步到了步行者初阶,丹田内几乎没有一丝灵力流转,仿佛一个干涸的水塘。

    风越来越大,吴江感觉到了一丝丝凉意,天空中,乌云越来越弄,最后弄得像是墨汁一样。

    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

    “霹雳”一道闪电终于划破了整个天空,接着,“轰隆隆”的雷声传来,天空之中乌云似墨,电闪雷鸣,不过片刻,就下起了大雨。

    风“呼呼”地吹,身处山顶的吴江感到自己湿透了的身体刺骨地冷,这是他成为步行者之后,第一次感觉到寒冷。

    “咦!那是什么?”吴江眼睛很尖,突然发现天空中竟然出现了一个黑白交加的窟窿,从那窟窿里传来了一股神秘的气息。

    就在这时,天空中出现一道巨大的闪电。这一道闪电横跨天际,遥不见边,漫天的乌云开始凝集,越来越厚,最终天空中出现一道奇景,乌黑色的云堆里,有一条黑白相间的巨龙盘踞。

    此时,整个广袤的天地间,似乎只剩下了这一点点黑白巨龙发出的亮光,一种亘古悠远的气息像是山洪一样,在这个看得见看不见的天地间横扫而过。

    森城,暴雨骤然袭来,豌豆大的雨滴落下,打得瓦片“啪啪”响,天空中不是传来雷鸣声和风雨声,正是这雷鸣掩盖了森城外那座无名山上的动静……

    突然,吴江看见那黑白相间的巨龙里突然一道黑白光点如留下一般落下,在天空中拖了一道长长的尾巴!

    随着黑白光点越来越近,吴江突然发现那黑白光点落下的位置竟然就是自己所站的地方。

    “哇,不会吧!”

    吴江立刻转身就跑,对于未知的东西,吴江不过一个没见识的十七岁男孩,此时他想到的就是逃跑。

    “哥哥,你要去哪里?等等我啊!”

    嗯,什么声音?难道吴青这个小丫头跟来了吗?吴江心神恍惚,听见一个童音就想到了自己一奶同胞的妹妹吴青。

    正当吴江想要放慢脚步的时候,突然,吴江感到那黑白的光点竟然已经来到了自己面前。吴江还来不及反应,那黑白的光点已经进入了他的体内。

    同一时刻,身在山顶的吴江开始了他痛苦的挣扎,他感到一股强大的气息遁入了他的体内,体内的血液就像是沸腾的水一样开始沸腾,而他的眼前只剩下黑白两色……

    黑白光点进入吴江体内后,吴江脚下一滑,已经摔倒在地,一连滚了十多步远,吴江才被一棵树挡住。

    黑白光点进入吴江体内以后,放佛干枯的青苗得到了清水滋润一般,吴江那干涸、枯涩、萎缩的经脉竟然在黑白光点流动过后恢复了生机,然后一部分天地间精纯的灵力留在了吴江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