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第3章

原来,李斯所看到的天空,在一年前并不是这样的,在这个叫作神魂大陆的世界上,一样拥有日月星辰、黑夜白昼,但就在李斯到来的一年之前,天空被奇异的云层所覆盖,起初还只是覆盖十几分钟,后来慢慢的,隔几天就出现一次这样的情况,覆盖时间也越来越长,在十几天之后,人们再也看不到太阳,唯一能够照亮这个世界的,就是天空中云层薄弱处透射下来的红色光线,当黑夜时,这些光线极其昏暗,即便是白天,也只是这些赤红色犹如人体经脉般的光线更亮一些而已,人们以此来区分昼夜。

    随着天象的异常,人们感到了恐慌,谁都知道,没有了太阳,大部分植物不会生长,农作物没有收获,除了能依靠家禽家畜为食物之外,基本上就再无他物可以食用,食物带来的危机也就罢了,惊慌的人们很快就开始乱了,军队也弹压不住,事实上这种骚乱总会有被镇压下去的一天,但最可怕的事情终于在半年前发生了。

    大量的异种生物从天轨中涌出来,它们以人脑为食,四处捕杀人类,最初的天轨出现在一个叫作“捷盘”的小国家,后来,天轨越来越多,几乎遍布到每一个国家,李斯此时所在的“砝码帝国”也不能幸免。人们将这一年称之为“天轨时代”。帝国皇帝金城文迅速调遣军队进行防御,但很快,砝码帝国西陲的柏森城半数属地沦为了魔兽区域,大量的难民逃离柏森城,大地军团在柏森要塞守卫了半年,将异种魔兽阻挡在外。

    李斯没想到自己的运气居然“好”到了这种地步,穿越就穿越吧,穿越变成一个小兵也就算了,竟然穿到了一个这么危险的世界!异生物!异种生物啊!会否和科幻电影“异形”里面的怪物那样恐怖呢?

    李斯垂头丧气,刚开始的那一点兴奋现在荡然无存。起先他还觉着自己是上海市自由搏击的亚军,又修炼过内力,说不定还能在这里混得风生水起,现在才终于明白过来,自己的处境有多么危险,天轨,或许也可以称为时空隧道吧,那些异生物就是从这天轨里面出来的,按照金发胡图所说,这种天轨出现得越多,异生物也就越多,岂不是这个世界就要毁灭了么?

    ……

    很快,他们出现在一个巨大的要塞之前,这是一个类似于长城的防御要塞,高达十五米以上的城墙!这里聚集着大量的士兵,作为进攻的骑兵兵种下了马,弓弩兵则守卫在城头之上,不断的向要塞之下的异生物进行射击,忙碌的士兵在要塞之中仍旧拼命的封堵城门,石头木料把城门完全堵住,倘若不是对进攻失去了信心,是绝对不会这样做的。李斯看不到要塞之外的景象,但从那密密麻麻的嘶吼声也能够分辨得出,外面的进攻是何等的猛烈,不断的有火球从要塞外面抛射进来,场面极为壮观,还没等李斯来得及欣赏一下,仿佛是为了欢迎李斯的到来,一枚拳头大的火球竟朝着他所在的小队轰然坠来。

    队长麦大石声嘶力竭的叫道:“举盾!”

    李斯几乎是第一反应,把脸盆那么大的圆盾举过了头顶,手臂感到炙热的温度像是在烤肉一般,轰的一声,火球像是一包稀泥般蔓城延开来,并不具备太大的冲击力。士兵们赶紧将盾牌丢在地上,用脚去踩,附着燃烧的火焰终于被踩熄。

    当火焰完全熄灭时,他们再次将盾牌举起,高度紧张的注视着随时可能落下来的火球,好在那些火球的射程并不远,能落到要塞里来的少之又少。

    一个高级军官过来,要三营第二小队上城头去作战,麦大石迅速动员起来,李斯见到金发胡图的脸霎时间就白了,嘴唇也有些哆嗦起来,那军官走过去时看到胡图的模样,不禁皱眉,喝道:“麦大石队长,这是你的兵么?”

    麦大石急忙道:“是的,千户官!”

    那千户官不满的道:“这也算军人?还没上战场就怕成这样,给我们大地军团丢脸么?来人,给我拖走!我们大地军团没有这样的孬种!”

    麦大石和李斯异口同声道:“等一下!”两人互望一眼。

    千户官瞧了李斯一眼,道:“真好笑,一个小兵居然也敢叫我等一下,麦大石,你看看你的第二小队。”

    还没等麦大石开口,李斯抢先道:“大人,胡图不是害怕,他是昨晚着凉了,可能有点发烧。”

    那千户官半信半疑的瞧了胡图一眼,胡图结结巴巴的道:“是的,大人,我……我昨晚着凉,觉得冷。”

    麦大石也帮腔道:“是的,他是着凉,我劝过他要他休息,但是他坚持要上战场来。”

    千户官脸上慢慢的露出了微笑,大声道:“好!是个有种的爷们!带病上阵,等打退了这一波魔兽,我给你嘉奖!哈哈哈……去吧!”

    胡图如释重负,被麦大石推了一把,道:“还不走?”

    上石梯时,胡图用圆盾轻轻撞了一下李斯,小声道:“谢了兄弟。”

    ……

    李斯他们上城头,并不是要参战的,而是专门保护弩手,他们一上城头就接过了一面一人高的巨盾,这盾牌份量极重,达到了上百斤,这样的巨盾往城垛上一竖,就好像铜墙铁壁一般,但每个人的中间会空处一线空隙,那就是弩手的射击孔,李斯举着这笨重的盾牌来到既定位置时,竟是没能看到城下汹涌而来异生物,他就算是想要看一眼也办不到,因为他被同伴推挤着,几乎紧贴在了盾牌的反面,他猜测这是在增加防御力,以免被攀爬上城头的异种生物推开。

    很郁闷,他听到魔兽的嘶鸣声,中间还夹杂着野兽的吼叫声,不断的有炙热的火球砸在盾牌上,金属本身就能传热,如果不是巨盾的抓把上绑着厚厚的棉布,恐怕手都要被烤熟了。

    大概过了十分钟左右,后面的人跟他换位置,他看到很多撤下来的士兵,手已经通红了,后面的人舀水浇过来,巨盾上升腾起白烟。就趁着这个时候,李斯终于如愿以偿的看到了下方的异种魔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