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第5章

突然变成了魂斗师的卫士,李斯并没有什么感觉,对他而言,似乎都差不多,但他却看到其他士兵羡慕和嫉妒的眼神,心中颇不以为然,他不知道的是,步兵的地位在军队中是很低的,尤其是这种刀盾兵,通常在任何一个国家的军队里面都属于冲锋陷阵充当炮灰的存在,而成为魂斗师的卫士,地位就大大提高,不仅表现在待遇方面,更重要的原因是不用再战斗在第一线了。

    战斗终于结束了,蝎子魔兽退去之后,大地军团获得了胜利,疲惫的士兵们欢呼着庆贺,谁知道他们庆贺的是胜利,还是庆贺自己没有变成魔兽肚子里的排泄物。李斯茫然的跟着麦大石队长屁股后头办理手续,调离了大地军团,别说普通的士兵,就连麦大石对此也是颇有些羡慕的,当魂斗师的卫士,可比当一个小队长要风光百倍了。

    魂斗师在这个世界拥有的尊崇地位,往往一个高等级的魂斗师能够屠戮一支万人的军队,甚至于,一个小国家能因为一个强大的魂斗师而跻身于大国之列,可想而知,魂斗师的地位达到了怎样的程度了,李斯能给魂斗师当卫士,不知多少人羡慕嫉妒恨哩。

    也就只有这个没文化的李斯,懵懵懂懂、可有可无的跟着魂斗师公会派来的人前往魂斗师的住处报到,并没有他想象当中的欢迎仪式和自我介绍,只是像丢垃圾一样,给他在公会领了一些军服和铠甲、盾牌和一把剑,然后带他来到一个不足四十平方的房间,房间里并排摆着四张床,其他三张床上都已经铺好,那工作人员把他带到这里,很简单的说了一声,一会儿会有卫士长来找他谈话,然后云淡风轻的离开。

    李斯将自己的行李打开,把床简单的铺了开,往上面一躺,忽然有些小得意,好像是升官了啊,至少不用再和什么第三营第二小队二十来个人挤一间帐篷,鸟枪换炮,似乎也预示着自己将会牛逼起来么?转而又叹息了一声,再牛逼又有什么用处?按照胡图所说,现在的这个世界到处都是异种魔兽,他们总是不知疲倦的攻击人类,天知道什么时候会在腹地增加一个什么天轨,那就真的玩完了,穿他老母的越,穿这么个连太阳都没有的鬼地方!

    躺了一会儿,李斯脑中想起那些魂斗师们的神奇力量,心中充满了羡慕,这时,他才猛然想起,胡图曾说过,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拥有一个魂灵,那么自己是否也会拥有一个呢?想到这里,李斯坐了起来,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异种魔兽随时都有可能会冲破柏森城要塞,如果没有强大的实力自保,那实在不是一件好事,如果自己也能跟那些牛叉的魂斗师一样,至少能在这个混蛋的世界多活上几天。

    李斯从床上跳了起来,向外走去,虽然那个魂斗师公会的工作人员提醒过,不要到处乱走,但……管他个球球!得找个人问问看,万一老子也变成了魂斗师,至少也牛叉一回。

    刚才进来的时候,这个大院里基本上是没有人的,除了门口的卫士和几个行色匆匆向那栋大楼进去的人之外,显得有点荒凉,他看到大楼里有魂斗师,去那里问一下应该是不错的。

    刚刚走到阶梯口,准备上去时,一声大喝从旁边传来:“小子,你要去哪?”

    李斯转回头,一个身穿便装的魁梧男子气势汹汹的走来。

    “我上去瞧瞧……怎么?不行?”

    “上面是你能去的么?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这青年男子身体很是健壮,一米九零以上的身高,虽然身上没有佩带兵器,但整个人给人一种极富侵略性的感觉,他走到李斯面前站住,凶神恶煞:“你就是刚刚调过来跟随苏菲的卫士吧,懂不懂规矩?”

    李斯眉头凝成了川字:“什么规矩?”这样的大块头,只要他不是练家子的话,李斯有信心在三招之内把他放倒。

    男子脸上露出不屑的一笑,道:“看来卫士长还没有找你,你滚回去等着,很快就会知道了。”

    李斯最讨厌别人对自己轻视,在私人俱乐部上班那些年,没少遭人白眼,就算是身负武功也只能忍气吞声,为了保住饭碗,无可奈何,但现在可就不同了,这个世界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完全崭新的身份,完全不同的世界,还忍他个球球。

    “我不知道你是谁,但请你放尊重点,如果我再听到从你的鸟嘴里蹦出一个‘滚’字,我会让你吃苦头,懂不懂?”

    那魁梧青年瞪圆了两眼,戟指李斯,怒道:“你说什么!以为老子不知道你以前是李阀子弟么?你们的家族都咯屁冰凉了,还想在老子面前作威作福么?你有种的就再说一次!”

    李斯暗暗调集内力,做好了战斗准备,脸上却是淡淡的一笑,道:“我说你,再对我出言不逊的话,小心你的……”话音刚落,魁梧青年已经一拳朝着他面门打来。

    势大力沉的一拳,若是普通人挨上这样力道的一拳,只怕骨头都要被打碎了,很遗憾的是,他遇到的是李斯,一个拥有内力的穿越者,几乎就是一个呼吸间,李斯已经让开了这一拳,闪避的速度,和谐的步法,令魁梧青年眼前一花,肋下已然钻心剧痛,哀嚎一声,踉跄着往前栽去。

    李斯冷笑一声,并不上前,看上去云淡风轻的站住原地,实则心中颇有点亢奋,很久没有活动手脚了,揍人的感觉实在很美妙。

    “你!你竟敢动手打你的上司!”魁梧青年其实就是卫士长,他本来还想给这小子一个震撼,哪知道却被人家给震撼了,恼羞成怒,大吼一声,挥拳再打。

    李斯双眉一扬,上司?丫的,打了就打了,你还能怎么着?大不了不干了,卷铺盖走人!李斯心中再无顾忌,施展搏击术,狠狠的将他揍了一顿饱的。

    “别……别打了!别打!”卫士长终于吃不消了,鼻子已经破了,鼻血顺着嘴往下淌,左眼辛辣,睁不开,浑身上下不知挨了多少拳。

    李斯冷哼一声,道:“求饶?晚了,刚才我提醒过你,少在我面前出言不逊,是你自己不听,老子今天就打你了,大不了老子拍屁股走人。”举起拳头,正要再给这大个子的脸上盖个章,只听大楼的大门口上传来一声怒喝:“住手!”

    仿佛看到了救星,卫士长嚎道:“穆潘大师,这小子是个疯子!处……处死他!”李斯瞪了他一眼,眼中闪过一丝厉芒,卫士长立刻噤声,向后爬了几步,迅速的站了起来,和李斯保持了好几步的距离,恶狠狠的道:“穆潘大师来了,小子,你就等死吧!”

    这个叫作穆潘的人身上穿着一件象征魂斗师身份的黑袍,这种袍服带着紧身款式,衣领竖起,中间的双排纽扣是黄金所制,从上而下,一直到膝盖以下的衣摆,煞是有型,而这穆潘身材修长,上身健壮,穿上这身更四显得精神奕奕,虽然已是中年年纪,但相貌清矍,颇有威严之气。

    穆潘随意的瞧了李斯一眼,向卫士长皱一皱眉,道:“你是怎么当卫士长的,连一个普通的卫士都管不了么?”眼见这卫士长的脸肿成了猪头,脸上微显愠怒,指着李斯道:“你叫什么?”

    李斯双眉一扬,这个穆潘虽然没有出言不逊,但说话的口吻却是极为高傲,眼睛长到头顶去了。

    “我叫李斯!”

    卫士长喝道:“你明明叫李斯特!”

    穆潘喝道:“马尔歇,你闭嘴!”

    卫士长马尔歇噤若寒蝉,蔫头蔫脑的垂下头去,一副恭顺奴才模样,李斯更是瞧这人不起。

    穆潘斜着眼睛瞧了李斯一眼,道:“李斯是吧,你很拽啊!把上司打成这样,你在大地军团的上司是怎么带的兵!”

    “并非是我先动手的,这个人先出言不逊,我顶撞了他,他先动手的,我只是教训了他一下而已。”

    穆潘冷冷的道:“上司教训下属,天经地义,你顶撞他,那是你不对了。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向马尔歇赔礼道歉。”

    马尔歇道:“穆潘大师,这个目无上司的人渣把我打成这样,光是赔礼道歉哪里够!我要他跪下给我舔鞋子!”

    李斯怒极反笑,道:“穆潘,你以为我会给他道歉么?”眼中凌光一闪,手指向马尔歇,大声喝道:“你还出言不逊,你信不信老子敢杀了你?”

    穆潘面色陡变,道:“你在无视我么?”

    李斯道:“一个人若能是非分明,懂得自重,当然也会获得别人的尊重,知道我为什么不叫你大师么?因为你不配这个称呼。”

    穆潘怒不可遏,咬牙切齿道:“你是找死!”

    李斯气往上冲,道:“找死么?你觉得我找死了?难道你是魂斗师就可以完全不讲道理了?”

    马尔歇见李斯竟然顶撞穆潘,又是惊愕,又是暗喜,暗道:小子,你连魂斗师也敢顶撞,你不是摔坏了脑袋就是活腻味了!敢打老子,你等死吧!

    按照法律,魂斗师杀死平民只须赔偿同等重量的猪肉,而平民杀死魂斗师的话,将处以极刑。李斯哪里知道这些,他还天真的以为异界也人人平等哩。

    马尔歇在一旁煽风点火道:“你……李斯特,你顶撞我,把我打成这样也就算了,你竟敢对穆潘大师不敬,你反了天了!”

    穆潘早已动了杀机,魂斗师在任何地方都是地位尊崇的,何曾有过普通人而且还是平民这样羞辱魂斗师的!他转身就走,退后十几米回身道:“小子,你真有种,我杀你这样的平民,一个月的薪俸能杀一百个!最后给你一个机会,你给我跪下磕头,磕到我满意了,我就饶恕你对我的不敬之罪!”

    我他玛的我到底穿越成什么人了!为什么每个人都能骑在老子的脖子上作威作福!平民的地位在异世界难道就这么低?难道就不是人了?

    “磕你老母!不敬也算罪!你当你是皇帝老子吗?”

    马尔歇的眼中现出狰狞之色,迅速的向后再退,这两人的举动,令李斯察觉到不对劲,他向穆潘望去时,猛然明白过来,草!这混蛋要召唤魂灵了!

    李斯大喝一声,转身就往大门外跑,这地方不能呆了,得罪了卫士长不算,还得罪了魂斗师,听他刚才的语气,似乎魂斗师杀人只要赔一点点钱就行,丫的,好汉不吃眼前亏,此时不跑更待何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