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噗 脏

第4章 噗 脏

这一天,整个柳家欢欣热闹。

    柳玉笙的眼睛经由大夫检查,完全没有任何问题,将这个家连日来的阴霾一下驱散干净。

    一高兴,柳老爷子大手一挥,办满月酒!

    杀鸡炖肉,请了几乎半个村子的人来庆祝。

    至此,整个杏花村的人都知道了,柳家最得宠的不是传接香火的男娃,是他们家小孙女。

    小娃儿见风就长,一天一个样。

    五月能爬,九月能走。

    一岁半,柳玉笙已经能走得稳稳当当。

    从学会爬开始,柳玉笙每天最喜欢的就是在午前跟下晚十分,吭哧吭哧爬到大门口坐。

    因为那个时间,是干活的人们收工回家的时候。

    “哎哟,我家乖囡囡又来等爷爷了!”远远的,夕阳余晖下出现几道熟悉的身影,最当先的是笑出满脸褶子的柳老爷子。

    把扛着的锄头往自家儿子手里一塞,大步就朝门口坐着的小小身影奔。

    柳玉笙裂开了嘴,乌溜溜的大眼睛笑成弯月,一骨碌爬起来,迈着小短腿摇摇晃晃的朝柳老爷子扑去。

    “爷、爷!”藕节似的小手举得高高的,小脸笑得像花一样灿烂。

    柳老爷子心都化了,软成一片,将扑过来的小奶娃儿接住,一把架在脖子上,脸上菊花纹笑得更深,“我家囡囡是不是想爷爷了?爷爷带你骑马马!”

    身后,柳大林抱着两把锄头,满脸幽怨,他才是亲爹!

    不甘心的几步凑上去,“囡囡,还没叫爹爹呢,下来爹爹带你玩飞飞?”

    “爹……爹……”柳玉笙小嘴跟涂了蜜似的,放糖不要钱。

    柳老爷子急眼,一脚踹在柳大林屁股上,“一边去,别来捣乱,囡囡是来接我的!”

    跟儿子争宠,爹您还要不要脸!

    柳大林满腔委屈没地方诉。

    后头柳二林、陈秀兰几人笑得差点岔气。

    “还在门口磨蹭,快进来洗手准备吃饭!”屋子里,柳老婆子拿着个水瓢走出来,看到柳玉笙又在柳老爷子脖子上,炸毛了,“你个死老头子,说多少次了,干完活回来一身脏别抱囡囡!生病怎么办!囡囡下来,奶奶给你熬了糖糊糊,可好吃了!”

    柳老爷子被骂的心虚,嘟囔,“地里干农活哪有不脏的,这不是半天没见到囡囡,心里高兴嘛!”

    柳玉笙两只小爪子抱住柳老爷子的头,“奶、奶……噗、脏!”

    口齿不清的稚嫩话语,逗出一家人开心的笑脸。

    哎哟,柳老爷子一颗心又化了,“瞧,咱囡囡都不嫌我,就你话多!”

    说是这么说,还是将柳玉笙放了下来,先去把手脚洗干净,顺便洗把脸。

    囡囡是心肝宝贝,真要生病了,全家都心疼。

    家里两个男娃子是最后结伴回来的,衣服上到处脏兮兮的,也不知道跑哪里野去了。

    柳知夏一进门,先从兜里掏出一把红果子,献宝似的递到柳玉笙门前,“囡囡,这是小红果,我特地摘的,给你吃,可甜了!”

    “我也摘了,我也是摘给囡囡吃的!”柳知秋在后面嚷嚷,边嚷还边跺脚深怕囡囡不知道他的功劳。

    柳知夏身为哥哥,觉得自己得做出哥哥的样子,疼爱妹妹,也让着弟弟,于是点头,“是我们一起摘的,有好多人抢,我跟知秋好不容易找到这些,都给囡囡吃。”

    柳知秋这才满意了,虎头虎脑的咧嘴笑。

    柳玉笙一一看过两张稚嫩可爱的脸,弯起眼睛,“哥、哥!”

    软软的声音,把两小只喊得满脸陶醉,晕乎乎的。

    这一幕,再次让家里大人们失笑,一天的劳累疲惫,在孩子们的笑脸中全然消解。

    日子,便在这样的简单、温馨中,每日重复。

    柳玉笙依旧每日里坐在门口等放工归家的亲人,柳老爷子总是第一个冲上来抱人,把儿子踹到一边,柳老婆子也每日里都要骂上一回。

    柳家大门前,那个坐在家门口等亲人回家的粉雕玉琢奶娃娃,成了村子里的一道风景。

    以至于后来,经过柳家门口的村民们,总会忍不住停下脚步来把娃娃逗一逗,再欢笑着回家。

    双手捧腮,坐在木门槛上,柳玉笙看着天际美丽的夕阳、火红的晚霞,嘴角有甜甜的笑意。

    南陵国,杏花村,她的家。

    这里偏远且贫穷,没有高楼大厦,没有五彩霓虹,也没有纸醉金迷。

    却简单质朴,宁静美好,如同世外桃源。

    最幸运的是,这一世,在这里,她终于遇到了真心爱她的亲人。

    从今以后,她只是柳家的小囡囡,爷奶的心肝肉,爹娘的手中宝。

    “囡囡,怎么又跑去坐门槛了,一会你爷他们就回来了,不用等。”柳老婆子在院子里无奈的看着门槛上的粉团子,又好笑又心暖。

    也不知道一个奶娃儿哪来的毅力,从能爬开始,就雷打不动的每天要在门口等爷爷、爹娘回来。

    乖巧懂事得,直让他们疼到心坎里。

    柳玉笙回头,两眼弯弯,“奶、等、等……”

    “好好好,你呀,心里就只有爷爷,把奶奶都丢一边了。”

    “爱、奶、奶。”

    柳老婆子顿时心里跟灌了糖浆似的甜,笑骂一句小人精,回厨房忙活去了。

    回头,继续两手捧腮,眼巴巴的望着门前直通远方的大路,等着熟悉的人影出现在尽头。

    陆陆续续的,不断有村民踏着夕阳余晖往家赶,就连在外头疯玩的两小子都回来了,却始终没有看见另外几道熟悉的身影。

    柳玉笙心头隐隐不安起来。

    “这死老头子,天黑了还不知道回来!……”柳老婆子边骂边走到门口,往路口方向引颈望去,眼底闪过担忧。

    一道惶急的身影就这样闯进她们眼帘,踉踉跄跄,脸上全是泪痕。

    登时,柳玉笙心里便咯噔一下。

    柳老婆子则快步迎上去,“秀兰,咋啦这是,你爹他们呢?”

    “娘,娘!爹他,他从山上摔下来了!村里郎中说、说恐怕不行了,让去镇上呜呜呜……”陈秀兰脸色煞白,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大林二林用牛车拉着,去镇上,我回来拿银子,娘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