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绝不低头

第2章 绝不低头

杨真这时已经回到了入门弟子的居住地。

    五院的入门弟子,只能住在山腰的石洞中。

    以前三十多人住在这里,白天上课,晚上聊天,到也快活的很。

    现在回到这里,突然发现无比冷清。

    一大半人晋升了青衣弟子,一小半人被驱逐门派,他们这批人里,竟然没有被留下再继续第二年的。

    他抬头看看诺大的石洞,空空荡荡,就他一个人在,心中微微有点失落。

    “别灰心,能留下来再呆一年就是好事,明年努力,争取晋升玄士。”突然一个声音从后面传来。

    杨真转身,看到一个老头,这老头看上去六十多岁,满脸皱纹,张口说话全是黄牙,一双眼睛也是暗淡无光。

    “三哥。”杨真喜道。

    原来这老者叫赵三,以前和杨真一样,很多年前从大楚皇朝挑选过来的。

    不过呆了两年还没练出玄气,本来是要被赶走的,后来听说门中有个他的老乡,关照了一声,就留下来洗衣做饭,侍候他们这些入门弟子。

    如果说杨真他们是猪的话,这个赵三就是个养猪的。

    “怎么这么惨,就你一个留下?”赵三挖着鼻孔:“听说项飞天才绝世,得到门中大佬叶玄衣的赏识,要收为徒弟,真是不会做人,多留几个会死啊,又不要他出神力丹。”

    “我还没吃呢。”杨真笑道,拿出神力丹。

    “啊--”赵三看到神力丹,一下子眼睛大亮,死死的盯着杨真手中的神力丹,呼吸也急促起来。

    足足数个呼吸后,他声音都在颤抖:“你疯了?你竟然带回来?你不在那里吃,万一别人过来抢你的怎么办?神力丹可以无限吃,曾经有人杀了几个同门,抢了六粒,一口吃下去后,晋升神力,你疯了吗?大家为什么都在现场吃,就是怕有人杀人夺丹,你真是疯了。”

    “我带给你的。”杨真说罢,往赵三手上一塞。

    “--”赵三顿时呆在那里,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我还年轻,而且项飞也说了,明年再给我一次机会,三哥,感谢你这一年的关照,你吃吧,也许还有机会晋升玄士--”

    赵三死死的盯着杨真,看着看着,突然眼睛一酸,流下泪来。

    “傻孩子。”赵三摇头,老泪纵横:“三哥年纪这么大了,就算晋升玄士,又有什么用?你有这份心意就好了。”赵三重新塞给了杨真。

    “三哥,不行。”杨真还想推给他。

    但是赵三的手就像钢筋铁骨,死死的抓着他的手,让他动弹不得。

    突然之间,杨真觉的赵三没那么猥琐了。

    “拿好了,吃下去,你一定会晋升,进入五院后就去找夜雨,夜雨师兄是我的老乡,必然会照顾你一二。”赵三松手,拍拍他肩膀,语重心长:“杨真,玄门的世界以力为尊,强者生存,不要太轻易相信别人,为了利益,有的亲生兄弟都会自相残杀。”

    “我知道,我在这里一年,三哥讲了很多玄门故事给我听过了,哈哈哈。”杨真似乎有点不以为然。

    “我讲的只是故事,而你以后,很可能经历这些事情。”赵三突然神色凝重的从脖了上拿下一个挂坠,套到杨真脖子上。

    “三哥?”杨真古怪的看着他,三哥我没特殊爱好啊,用不着这样吧?我真的对男人没兴趣。

    “这块玉佩是我很多年前在大楚皇朝得到的,有人说是异宝,可以助我成就玄士,我带着他历经千辛万苦,和夜雨一起来到无暇剑,没想到最后夜雨成就了玄士,我还是一个凡人。”

    “--”那你还给我?杨真无语中。

    “不过我一直觉的这件东西是个宝贝,你带着他吧,将来成为玄士,好好研究一下。”

    “三哥还是不要了,你带着吧,我有时间会来看你。”杨真那个郁闷啊,你带着成不了玄士,还让我带?不带这样坑人的啊。

    “我要走了,回来是想看看你还在不在的。”赵三耸耸肩,不由分说给杨真带在脖子上。

    “三哥你去哪里?”杨真听到赵三要走,大是失落。

    “你们五组的人都走了,你也要成为玄士,以后不用再食人间烟火,我也不用洗衣做饭,我要回家乡,大楚皇朝,哈哈哈。”赵三说着,突然转身,快步而去,声音越来越远。

    “三哥,三哥。”杨真捏着神力丹追到外面,竟然没有追到。

    杨真知道他去意已绝,只好呆呆的站在门口,目送他远去。

    眼看着三哥消失在自己眼前,杨真也准备回头进屋吃下神力丹。

    突然远处人影一闪,又出现了三个人身影。

    “还有人被留人下了?”杨真以为有人吃丹没晋升,被留下一年。

    却见三人越走越近,原来是五院的副院主项飞,李破石,心儿。

    三人走到杨真二十丈外,李破石站在原地,似乎在警惕什么,项飞带着心儿两人继续过来,老远就叫道:“杨真。”

    “项院长?”杨真看到他来,连忙迎过去。

    同时古怪的看看心儿,心儿他认识的,和他呆了一年,长的很漂亮,有点娇惯,看样子,心儿也似乎没有晋升玄士。

    “心儿。”杨真也叫了下。

    心儿没理杨真,静静的和项飞来到杨真身前。

    “还没晋升?原来还没吃。”项飞走近,神念一扫,欣喜若狂。

    “刚准备吃,项院长就来了。”杨真心中突然闪过一丝不妙的感觉,连忙道。

    项飞神念再扫,从室内扫到室外。

    神力后期的神念可以扫到二十丈内。

    二十丈内,没有外人,二十丈外,有李破石在看着。

    “杨真,项某对你怎么样?”他突然冒出一句。

    “--”杨真莫明其妙,大哥,我今天才跟你讲过话,之前你都不认识我。

    不过他当然不会这么说,恭敬道:“项院长平时关照有加,待我如兄弟。”

    “你明白就好,我看你的心态很好,为人聪明,又有天资,若是再练上一年,巩固下基础,明年晋升就是水到渠成。”

    “--”你说什么?杨真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然后又看了下心儿。

    项飞这时用很温柔的目光看向心儿:“心儿你也认识,其实她和我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只是比我晚一年来到无暇剑派,我们两人情投意合,希望能相伴一生一世,杨真,把你的神力丹让给心儿好吗?你的恩情,我项飞会记着,明年,我必想办法弥补你的损失,以你的天资,早晚进入门派,就算二年后不行,也可以留下,和赵三一样。”

    吗的,你叫我和赵三一样在这里养猪?天天洗衣做饭?

    杨真捏紧了神力丹,没有出声。

    四周静悄悄的可怕,杨真希望有人来,但是没有人。

    怎么办?

    他当然不甘心转手让人了,你的女人,关我屁事,而且心儿这人,性格娇惯,目中无人,入门弟子的一年里,一向看不起杨真,我凭什么让给你?

    不如现在吃下去?不行,就算我吃下去,还没晋升就被他杀了。

    杨真平时也算机智,这时真的不知说什么好。

    项飞看杨真脸色变来变去,就知道他心里不肯,不由眼中闪过一丝厉色。

    “杨真,你为什么不说话?”项飞沉声道。

    “别和他废话了,直接杀了吧。”远处李破石神念传音,悄悄和项飞说话:“随时可能来人,速度解决他。”

    “等下,不到万不得已,我不想杀人夺丹,让师父知道,影响不好。”项飞神念回答。

    同时下最后的通牒:“拿来吧,你是聪明人,知道怎么选择。”语气冷的可怕。

    “心儿就不能再等一年?”杨真咬牙道,你女人是人,我们就是猪不成?

    “不能,一天也不能等,谁叫你刚才不吃的,拿来。”项飞也恼火了,我温言相劝,你不识抬举,说到后面时,他眼中凶光大盛,全身涌起阴冷的杀意。

    不好,杨真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选择。

    “好,给你就是。”杨真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来。

    “我就说杨真你是聪明人,哈哈哈。”项飞哈哈大笑,得意的看看心儿。

    “希望项院长,明年能言而有信。”杨真狠狠的递过去,把神力丹送向飞儿的面前。

    心儿喜出望外,一步冲过来伸手就要拿杨真的神力丹。

    就在心儿的手刚碰到杨真的手时。

    杨真眼中闪过一丝凶狠之色,猛的一把反抓,叭,扣住心儿的手腕,接着用力一拉。

    “咛”心儿一声娇吟,被杨真拉到身前,身体一个急旋,被杨真单手抱在胸前。

    “刷”杨真另一只手寒光一闪,一把短刀抵在心儿的咽喉上,整个动作一气呵气,看起来熟练之极。

    “杨真,你干什么?”

    “你别乱来?”

    场上突起变化,让项飞大为意外,他再怎么也没想到,杨真胆大包天,竟然敢挟持心儿。

    嗖,嗖,李破石也跳了过来。

    “把刀放下,挟持同门,你这是死罪。”

    “杨真,你别冲动,有话好好话,你杀了她,你也活不了,就算你是玄士,你也是死。”

    两人脸色大变,不停的劝阻杨真。

    “救我,项大哥。”心儿吓的花容失色,全身颤抖。

    “项师兄可能不知道我杨真的为人,我杨真不愿意做的事,没有人可以逼我。”杨真狞笑:“我父亲从小教我,男人,可以退让,不能受辱,你们竟然逼我让丹,简直就是对我的侮辱,我杨真就算死在这里,也绝不低头,永不妥协--”

    绝不低头,永不妥协,这就是杨真做事的风格。

    项飞这时有点后来悔了,他万万没想到,杨真性格这么刚烈,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当然,他后悔的不是来找杨真,而是没有一上来,就把杨真击杀。

    早知如此,过来之后,废话都不用和他说,直接一掌拍死。

    却这时,杨真刚把话说完,嗖,另一只手把神力丹直接往嘴里一塞,吧嗒吧嗒咽了下去。

    “你吗。”李破石怒骂。

    “草”项飞怒不可遏。

    杨真吃了。

    当着他们的面,把那一粒神力丹吃了。

    要是一举晋升的话,杨真就是正式弟子,他们再杀正式弟子,被同门知道就是死罪。

    这小子,真是精明,果断,胆大包天?项飞第一次重视起杨真来。

    没错,杨真也是这么想的,挟持了心儿,争取时间,只要晋升玄士,然后逃之夭夭,逃离这里,他们再也没有机会杀自己了。

    但是。

    一个呼吸,二个呼吸。

    --五个呼吸。

    杨真吃下去后,身体中竟然一点反应也没有。

    “吗的,三哥你不能这么坑我啊?”杨真心中惨叫,你说那什么玉佩带了之后就不能晋升玄士,你还和我说什么奇宝?干嘛给我啊?

    杨真真是欲哭无泪。

    好,没有晋升?项飞和李破石两人简直欣喜若狂。

    “杨真,没关系,我答应你,只要你放了心儿,明年再给你一次机会。”项飞连忙道,不过那眼中的杀意,简直是藏也藏不住。

    放了心儿?

    放了心儿,就是我杨真的死期,杨真又不是白痴。

    “好。”杨真点头,眼中再次闪过一丝凶狠之色,手掌一划。

    “哧”当着两人的面,一刀割断了心儿的咽喉。

    鲜血顿时激射满空。

    “给你”砰,杨真飞起一脚把心儿的身体踢向项飞,接着头也没回,转身狂奔。

    身边不远处,就是万花峰的悬崖,杨真朝着悬崖狂奔而去,宁愿摔死,也不要死在他们手上。

    震惊,项飞和李破石完全没想到杨真竟然真的杀了心儿。

    刹那间项飞的心都碎了,眼前一黑,几乎晕倒。

    李破石还好,意志正常一点。

    立刻发出惊天的狂怒:“畜牲。”

    嗖,李破石一跃而起,身如雄鹰,后发先至,瞬息就追到杨真身后。

    他面容狰狞,吐气厉叱。

    “苍海一击”

    一拳打在杨真的后心。

    “砰”杨真身体一震,嗖,如飞石一般直接飞出悬崖,人在半空,哇扑,一口鲜血喷出数丈。

    “啊--”杨真掉下去的同时,听到悬边项飞悲痛的惨叫,然后就陷入差点永久的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