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润体术》

第2章 《润体术》

不知不觉的,时间已经到了晚上,洞外不时传来蛮兽的吼叫和移动的声音,但却没有任何蛮兽或野兽发现洞里的江离。

    耗费两个多时辰的时间,江离利用《润体术》进行了一些简单的修炼。

    《润体术》不是一种攻防的功法,却是一种可以快速恢复身体创伤的功法,很实用,在没有丹药的情况下,是他目前最有效恢复身体损伤的办法。

    身体修复之后,江离已经与普通人一样,身体健康,浑身充满了力量感。

    这时,他的肚子叫了起来,很长时间没有吃东西,已经饿了,可是此时外面极为危险,他不敢出去,所以只能忍了。

    “自己必需要尽快修炼到元火境成就武尊,免得还要总吃东西,实在太过麻烦。”

    按照江离的想法,武尊境没有什么难度,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不过,在天葬神地上来说,武尊境绝对已是罕有的超级强者。

    “接下来,自己要淬体,诞生元力,然后达到淬体境四层,否则都爬不上这断崖。”

    于是,江离开始挑选起淬体功法,上一世武祖的记忆里,淬体的功法多不胜数,所以他很容易便在那最好的那几种里,随便选出了一本,名叫《无上锻体术》。

    “反正淬体只是一个开始,对于武道来说并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日后到达霸体境的武王霸体,现在随便找一个功法修炼一下就可。”

    在选择淬体功法的时候,江离还挑选出了一部《大衍灵仰术》,专门修炼灵识的,这个很重要,所以他选择时很用心,最后选择了对于自己神体最好的《大衍灵仰术》。

    接下来的日子里,江离白日修炼《无上锻体术》,夜间修炼《大衍灵仰术》。

    《无上锻体术》本就是极为高级的淬体功法,再加上江离有着武祖的经验,所以淬体境的进展极为迅猛,加上神体的强悍,简直超乎想象。

    淬体一层,江离只用了半天时间,

    淬体二层,用了三天,

    淬体三层,五天,

    淬体四层,七天。

    《无上锻体术》是一种连续成套的姿势功法,是很多不同的高难度姿势连续而成的功法,修炼起来很怪异,而且极为痛苦,它是一种打破体之极,然后破而后生的一种功法。不过,江离曾是如神一样的武祖强者,自然不会在乎这点痛苦。

    ……

    十六日后…,江离走出了壁洞,

    “灵识还很弱小,但现在这个境界来看,勉强可以了。”说着,灵识入体,看着宽阔的武脉中流淌的元力,他略感满意的点点头,“不愧是祖龙神体,这武脉的宽阔程度远超常人,元力的浑厚程度也不俗,自己此时虽然只有淬体四层的修为,但遇到淬体五层也可以无惧了。”

    此时的江离浑身脏乱,一张白嫩英俊的甲字形脸上沾满了灰尘,于是,江离在断崖下找了一个小水池,凑合着清洗了一下。这个时候他已经不再担心遇到蛮兽,这个断崖不大,而且距离人类城池很近,不可能有太强大的蛮兽,其余的,以他现在的修为足以应付。

    清洗了一下之后,江离准备施展一个灵决,他之所以坚持马上修炼灵识,为的便是施展一些灵决,那可是他近期安身立命最重要的手段。

    苍澜之下,武者修炼的功法分为两种:第一种是修炼功法,第二种是攻防功法。而这些功法又分为六级,分别是:百世级,千古级,万古级,远古级,稀古级,和恒古级。顾名思义,越能经得起时间传承的功法当然越是强大。

    两种功法里,修炼功法乃境界之本,攻防功法乃杀伐之本。

    这两种功法中,修炼功法基本都以“术”命名,比如修炼元力的《无上锻体术》和修炼灵识的《大衍灵仰术》。

    同样的,攻防功法也分为两种,运用元力的是武技;运用灵识的是灵决。

    不过,在这个天地之间,元力的功法很泛滥,而灵识的功法却截然相反,无论是修炼功法还是攻防功法,都极为稀有,不是等闲势力可以拥有的,几乎每一本修炼灵识的功法都至少是万古级的!

    而江离修炼的《大衍灵仰术》,更是稀古级的无上功法,是他成就武祖后在一处险地中得到的。

    灵识对一个武者的实力影响极大,只是由于灵识功法太过稀少,普通的武者基本只能修炼大陆之上教科书一样,烂大街的百世级的《明灵术》,效果很差,只能聊胜于无。

    “现在灵识很弱,但也勉强够施展几次了,只不过效果差一点罢了。”

    江离站在水池边,忽然双手动了起来,接着,一堆一堆复杂莫名的手印被连续的打了出来,他的面色如常,动作极为娴熟,可见这是一个他前世也经常施展的灵决。

    时间飞速流逝,大约十个呼吸后,

    江离陡然停手,心中低喝一声,“《灵预决》”

    霎时,江离的灵识飞速的消耗,接着,他的识海之中,本来蔚蓝的空间陡然变成了粉红色,再接着,粉红色持续了几个呼吸,随后才慢慢的消退下去。

    看到了这一幕,江离不禁皱了皱眉,嘴角挂起一丝苦笑,“自己最近竟然有桃花劫?”

    没错,江离施展的《灵预决》是一种可以模糊预测未来情况的灵决,传说修炼到致强,可以清晰地看到未来的一切。

    能不能清晰的看到未来江离不知道,但他知道,自己前世已经可以很准确的预测到几年之内的危机,所以他对灵决的结果从不怀疑。

    “不说婉儿,就是那个泰雅侍女,她肯定背叛自己了,看来自己还真有桃花劫啊,自己最近要注意点女人了。”

    江离心中有了定数,看了看断崖上方的天空,他笑了笑,“天葬神地么?我江离来了。”

    随后,江离找了一处较缓的崖壁爬了上去。

    ……

    此时,距离断崖数百里外的江宁城中的江家大堂中,上方坐着一脸愁容,满目悲伤和着急的江雄,他心中不住的呼唤着,“离儿,你去哪里了?快回来吧,你可千万不要出事儿啊!”

    下方,江子然站了起来,“父亲,且勿着急,我想离弟不会有事儿的,您一定要保重身体,如今繁法降临,我族资质高者层出不穷,他日辉煌指日可待,这种时候更加需要您的带领啊。”

    江子然,江家家主的义子,是二十三年前江雄在外捡来的弃婴,一直生活在江家,天赋不错,如今已是淬体七层的武者,在这南域十万里大陆上,已经是很出色的了,所以很得江雄器重,甚至由于离儿是废体,不能修炼,都准备将江家传给他江子然。

    只不过,如今繁法时代来临,昔日无法修炼的神体们已经逐渐苏醒,逐渐被发现,终有一日会天骄纵横,也不知江子然的出色还能维持多久。

    “找,继续去给我找。”江雄并不理会江子然说的话,愤怒的拍着桌子,“我就不信了,在我江家的地界,我江家的公子竟然能丢了。”

    “是,父亲大人。”江子然急忙俯身应是,随后转身离去,只不过,在他转身的时候,他的目中闪过一丝莫名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