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死去活来

第1章 死去活来

安宁是在一片嘈杂的声音里醒来的。

    她维持着双臂交叠伏在桌上的姿势,埋在臂弯里的头轻轻抬了抬。四周都是噼噼啪啪敲打键盘的声音,还伴随着各种低声咒骂。

    安宁闻到空气中飘散的烟味,不安地皱了皱眉头。这里……好像是个网吧?

    自己怎么会在网吧里面?她明明记得,自己应该是在《完美情人》的片场拍摄一场车祸的戏份才对。

    正打算抬头观察一下身边的情况,却听身边打游戏的男生低声咒骂了一声。

    然后就是他的同伴粗着嗓子叫起来,“周维,你怎么回事?关键时候掉链子?!”

    “突然弹出个QQ新闻,卡掉线了,马上就上来。”周维说完,随意地瞄了一眼QQ新闻,声音透露出几分惊讶:“安宁死了?!”

    “哪个安宁?”他的同伴不耐烦地问。

    “恩,就是那个金牌女配,演了不少第三者的那个演员。”周维解释道:“对,就是苏娜拍的那部《完美情人》的女二号。”

    “苏娜我知道,宅男女神嘛。长得和充气娃娃一样,老子是看不上的。行了周维,你别磨蹭了,快上来,全队都等着你一个人呢。”

    周维“哦”了一声,又开始噼噼啪啪地敲打键盘,只是在心里叹了句“可惜了”。

    这个安宁,长得挺美,演技也过硬,却不知道为什么出道十多年就是不红,今年好像才三十岁,居然就这么香消玉殒了。

    身边又恢复了键盘敲击和低声咒骂的声音,安宁颤抖着抬起头来,果然见到面前那台电脑屏幕的右下角正静静地躺着一个小弹窗,上面一行标题——“小三”专业户安宁抢救无效,宣告死亡。

    她有点木然地点开了新闻,一目十行地匆匆浏览完毕。新闻不长,不过是大致介绍了一下安宁死亡的情况。在拍摄《完美情人》里的一场车祸爆炸戏份时,由于片方的失误,导致火药爆炸的时间提前,女二号安宁被重度烧伤,在送医三天之后,于今日下午五点正式宣告死亡。

    下午五点……

    安宁瞥了眼电脑下方的时间,五点四十。

    所以……自己是死了,然后又活了?她苦笑一声,这还真是死去活来。

    安宁今年三十岁了,她家庭条件不好,妈妈很早就去世了,只剩下她和爸爸相依为命。安宁的爸爸安大道是个老好人,对她更是没话说的好。然而现在这个世道,忠厚老实几个字并没有什么卵用,在安宁十八岁的时候,安大道的几个朋友设计卷跑了他们家唯一的一点钱。

    安宁没有办法,只好把已经拿到的汉都电影学院的录取通知书撕了,只身北上到了帝都。她是带着破釜沉舟的心情来闯荡的,最开始的时候,她住在地下室,每天只吃一个馒头,熬了整整一年,终于在十九岁的时候找到了机会拍了一支广告,正式出道。

    之后的十一年,安宁用十二万分的刻苦来钻研演技。她不是科班出身,没受过系统的训练,但却是块天生演戏的料子,加上她的格外用功,演技早已能够秒杀圈内大部分科班出身的女演员。大导演董岩曾经夸她,“演技比起影后张蝶来也差不到哪去”。

    只是,这样刻苦钻研演技的自己,却始终走不到女一号的位置上。十一年来,安宁演遍各种配角,最佳女配角的奖杯也拿了好几次。

    但,也仅仅是如此了。

    三十岁的安宁,商业价值越来越低,本来就不高的人气也一点点下降,最终已经沦落到要在《完美情人》这种毫无含金量的偶像剧里扮演恶毒女配的地步了。

    安宁想到自己短短的一生,僵硬地扯了扯嘴角。虽然三十岁还在庸庸碌碌地活着,但她无比珍惜自己所拥有的一切,片刻也没有想过放弃自己的生命。

    没想到,上天竟然这样作弄她……

    “姐。”正漫无边际地想着,身后传来一声带着不安的叫声,安宁一怔,胡乱抹了几下脸上的泪水,转身看去。

    身后站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小男孩,眉清目秀,此刻嘴角正紧紧地抿着,透露出几分倔强来。

    这是自己的弟弟?安宁顿时有些手足无措,讷讷地说不出话来。那小男孩见她没反应,两条秀气的眉毛皱了起来,几步走上前来,拉住安宁的手就往外拖。

    “你……”

    安宁没想到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竟有这么大力气,一时竟然就被他拖着走了出去。路过前台的时候,负责收钱的小姑娘叫住他们:“诶诶诶,你的帐还没结呢。”

    安宁摸了摸口袋,别说是毛爷爷了,就连一个钢镚都没有。还是那小男孩摸出了二十块钱递给她。

    出了网吧,男孩也一直不说话,只是抓着安宁的手一直攥得紧紧的,手心都冒出了细细的汗。他不开口,安宁更不敢开口了,生怕自己一开口就露了馅。

    直到两人在一个交叉路口停下等红绿灯时,那小男孩才低着头开口:“我打电话给程程姐姐了,她说你又躲到网吧来了。姐,你不用为了我去做什么自己不喜欢的事情的。”

    安宁听出来他语气中带着自责和不安,便不打断他,任他继续说下去。

    “其实弹钢琴也没什么多大用处,老师也说了,能成为真正出色的钢琴家的人只有那么一点点。我……我也不是特别有天分,还是老老实实读书比较好。”小男孩说着抬起头来看着安宁,嘴角已经垂了下去,眼里闪烁着泪光:“姐,我不学了好不好?你不要为了我去陪那些人喝酒,程程姐说他们都不是好人。”说着说着竟然“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面前的小男孩,眼里明明还有不甘和不舍,明明是爱极了钢琴的样子,却违逆自己的心意说要放弃。安宁一瞬间就想起了自己撕掉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明明已经向往了那么久,明明机会就摆在眼前,明明只要一伸手……就能触到天堂……

    却不得不放手,不得不打碎,不得不割舍。其中的痛苦和挣扎,也只能自己默默地咽下去。

    “傻孩子,你既然喜欢,就别说什么放弃的话。”安宁蹲下来,两手抹掉小男孩的眼泪:“随随便便把放弃挂在嘴上的人,是没办法实现梦想的。”

    “我……我不要梦想了,我要姐姐好好的……”他扑进安宁的怀里,两手环着她的脖子,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哭得更凶了。

    安宁鼻子一酸,手轻轻地拍着怀里的小男孩的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