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陈程程

第3章 陈程程

陈程程是孟安宁唯一的好友,也是晋丘艺术学院的学生。只不过她的性格与孟安宁南辕北辙,很是泼辣,凭着一股子闯劲,已经在两部偶像剧中演过女三号了。

    “我和你说了多少次了,韦白树那人就是个渣,说的话能信才怪。也就是你傻,被他骗的团团转,还去什么酒席。得亏是没事儿,要是真出什么事,你哭都没地儿哭去。”陈程程嘶吼的声音从听筒里呼啸而来,安宁不得已把手机拿得远了点。

    “好了好了,我知道是我错了还不行吗。”安宁软语道:“我知道你都是为了我好,下次再也不敢把你的话当成耳边风了。”

    陈程程这才消了气,“你也别太着急了,机会总是会有的。你要是手头紧,我这边还存了一点钱,待会就打给你。”

    安宁心中一暖,陈程程果然和日记里写的一样,对自己掏心掏肺的好。“这不行程程,你原来已经接济过我很多次了,都说长贫难顾,我总不可能一辈子靠和你借钱过日子。”

    “你和我还客气什么,你忘了,当年要不是你,我早就着了那人渣的道了。”

    陈程程说的是大一的时候,她当时的男朋友白毅带着她去酒吧,偷偷地在陈程程的酒杯里下迷药。他架着陈程程出来准备上计程车的时候,恰好被孟安宁看到。孟安宁假装自己已经报警,吓跑了白毅,救了陈程程。从这件事之后,两人就成了至交好友。

    安宁笑笑:“过去的事老提它干吗?我是想问问你,之前韦白树介绍我去试镜的那个戏……”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陈程程打断:“你还问这个戏干什么?打的什么主意?”

    “你别急,我就是想问问,这么个大戏,难道没有公开试镜吗?”其实安宁也不知道这个“大戏”到底是什么,孟安宁的日记里并没有提到具体的信息。

    陈程程从鼻腔里哼了一声:“什么大戏,韦白树也就是能骗骗你。这部《锁宫》是余付工作室的东西,也就是能忽悠一下低龄儿童,剧情粗制滥造,女主也是带资进组的。依我看,应该改名叫《作女穿越指南》。”

    恩,听起来应该是迎合穿越潮流的古装偶像剧。安宁皱了皱眉,问:“导演也是余付吗?”

    那边陈程程接着说:“那倒不是。之前余付工作室不是出了两部古装偶像剧被喷的很惨吗,这次这部续集,有意往高大上路线走,花血本请了郑唯来导。所以啊,没钱再请其他的腕儿了,除了男主女主,其他角色一律用新人,价廉又物美嘛。”

    郑唯?安宁松了口气。

    郑唯这个导演,也算是怀才不遇的典型了。他从导演专业毕业之后二十年,一直坚持着自己的原则,不愿意被商业化。拍的一些文艺片又太过小众,没什么市场,一直过着入不敷出的日子。

    直到五六年前,好像是突然开窍了一样,郑唯开始往商业电视剧方面发展,惊呆了一群人。他不怎么挑剧本,只要给的钱高,剧本演员不是太离谱,他都接。而挣到的钱,马上又被他投入到各种小众电影上去。

    安宁原先和他有过接触,知道郑唯虽然对商业化有所妥协,但是心里始终还是有一杆秤,对潜规则什么的很看不上眼。

    “程程,我想去试镜。你知道时间和地点吗?”

    “你,你想气死我啊孟安宁!”陈程程声音顿时又拔高了好几度:“你是被韦白树那家伙骗的找不着北了是吧。”

    安宁有点无奈地揉了揉眉心:“我不是要去找韦白树,我是真的想去试镜,光明正大的。”

    电话那边沉默了片刻,安宁知道她在担心什么。孟安宁的日记里好几次都写到,自己每次参加试镜都会手脚发抖,根本没有办法正常发挥。

    但是如今的孟安宁已经是安宁了,她绝不可能放任这个机会从自己面前溜走。

    “你,真的想试?”陈程程有点不确定地问。

    “想,非常想。这次机会对我来说很重要。”

    这样坚定的声音,使得陈程程有一种错觉,仿佛自己多年的好友,一夜之间变成了另一个人。

    ————

    七月的天,骄阳似火,安宁赶到试镜的地点时,那里已经排起了长队。这次试镜的形式类似于海选,针对的都是在读的表演系学生。毕竟她们是廉价劳动力的代表嘛。

    而这些大学生们也把这次机会看作是扬名于人前的踏板,就算是没有出名,混个经验也是好的。所以人人都精心打扮,一眼望去,只觉得环肥燕瘦,各有千秋。

    相比之下,挤公交挤得满头大汗的安宁就显得格外的扎眼。

    做了十一年的演员,安宁当然比任何人都知道精致的妆容对于一个女演员来说有多重要,但是孟安宁的房间里实在是没什么可用的化妆品。加上她没钱打车过来,只能地铁转公交,必定会挤得一头大汗,就算化了妆到这估计也花了。

    安宁权衡利弊之后,只能素着一张脸来了。

    试镜的房间在一条长走廊的尽头,门紧紧关着,看起来负责面试的人还没来,只有个挂着工作证的工作人员在维持秩序。

    安宁把自己带来的简历交了过去。

    “晋丘艺术学院?”那人颇有些不屑地把安宁的简历压在了最下面:“你去排队吧,待会会叫名字一个一个进去的。”

    安宁看出他藏都藏不住的敷衍。这也是当然的事情,在场这么多美女,又都是一流戏剧大学毕业的。安宁的长相不是最出挑的,还寡着一张脸,学校也不过是个野鸡大学。更何况,毕业至今都没有被任何一家公司签下,谁会把她当回事?

    所以她也不恼,礼貌地弯了弯腰就到了一旁候场。

    《锁宫》的男主女主已经定了,稍微重要点的配角,也有大把十八线的小明星前赴后继。而今天她们所争抢的角色,可能只是说两句话就领便当的角色,对演技几乎完全没有要求。

    耳边传来那些年轻的女生叽叽喳喳讨论的声音,安拉站在一面玻璃墙前,对着墙上疏淡的人影微微勾了勾嘴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