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005:庆功宴

第5章 005:庆功宴

“笙笙你快来,方林他灌我酒,你帮我放倒他!”

    厉冉冉是乐队里年纪最的老幺,性子活泼辣,模样倒是个十足的萝莉。

    姜九笙笑笑,坐了过去。

    “来了。”靳方林招呼了句,给她倒了杯,她爱酒,尤其爱最烈的酒。

    姜九笙品了口,便饮而尽了。

    莫冰摇摇头,失笑,并没有上前劝住,今日庆功宴,就由着她喝吧。

    “我和方林行酒令,输了八局了,笙笙你帮我灌他!”厉冉冉着恶狠狠地瞪了靳方林眼,眸间难掩娇嗔。

    靳方林同厉冉冉是对欢喜冤家,交往了三年,便打打闹闹了三年,厉冉冉性子泼辣直爽,靳方林却是个十足的老干部,已到而立之年,温和又斯文,在物降物,厉冉冉这泼猴便是再无法无天,也没能翻过靳方林这座内里狡猾又腹黑的五指山。

    姜九笙觉得他们天造地设。

    又倒了杯酒,她道:“你们喝不过我,都少喝点。”

    喝酒抽烟打架弹吉他,姜九笙没有个不在行的,分明外表是个天仙,行事却极致又烈,厉冉冉撇撇嘴,放下了酒杯,她还是很听主唱的话。

    张耐坐在沙发的另端,低头看手机,言不发。

    莫冰问他:“柳絮呢?”

    他抬头,而是看向姜九笙:“她有点不舒服,晚点到。”

    姜九笙没有多问,倒是莫冰拧了拧眉头,却也没再什么。

    不过,厉冉冉是个直肠子,不爽就会闹,十分没气:“特么的架子摆得比笙笙还大,怎么,我们去列队欢迎?”

    张耐脸色不太看。

    靳方林把厉冉冉拉到身边,低声她:“少两句。”

    厉冉冉哼了声,拉着靳方林跳舞去了。

    约摸四十分钟后,姜九笙半瓶威士忌都见了底,张耐才起身,:“絮她到了,我去接她。”

    姜九笙点头,没什么,她酒兴正,自顾喝着。

    张耐喜欢柳絮,从大学开始,乐队里的成员都知道,暧昧亲近了快四年了,情侣间该做的都做了,柳絮却从未在公开场合承认过张耐是她男朋友。

    厉冉冉每次都柳絮这是鱼塘管理,张耐这备胎备就是四年,厉冉冉和柳絮不对付,乐队里很早便有了矛盾。

    的前身是校园乐团,最开始并不叫,天宇传媒同意姜九笙以乐团人身份出道的条件便是让乐队冠了她的名字,将更名成了如今的,当然,自然有人不服,表现得很明显的便是队里的键盘手柳絮。

    当然,柳絮自然也有她的道理,是靳方林手成立,张耐与柳絮是最早的成员,甚至连年纪最的厉冉冉也比姜九笙早入团,在出道前,姜九笙刚加入乐团不过两个月的时间,不是主唱,而是以节奏吉他手的身份加入,原来的主唱是靳方林同系的师姐,因为私人原因临时退了团,姜九笙便由节奏吉他转了主唱,柳絮的嗓子,只是音域不够宽,唱摇滚力度不够,靳方林便两相比较最后选了姜九笙。

    初始关系还不算太僵,如今姜九笙在歌坛的地位步步高升,上各种diss乐团成员的键盘侠接踵而来,姜九笙三千万笙粉各个以敌十,其他四位成员粉丝量加起来也不及她半,这人独大的局面太鲜明,两人的关系便越发僵硬了。

    趁包间里无他人,莫冰端了杯酒坐到姜九笙旁边:“你还是没有单飞的打算?”

    她没有犹豫就摇头:“没有。”

    “你没有,可架不住别人有。”莫冰话里有话。

    姜九笙抿了口洋酒,抬眸看她。

    莫冰放下酒杯:“柳絮前几天见了几个音乐制作人。”

    双膝自然并拢,双腿侧放,交叠成“v”字型,半靠着沙发,姿势闲适舒服,神色慵懒了几分,姜九笙不咸不淡地回了声:“哦。”

    “没了?”莫冰挑眉觑她,“不感慨下?”

    毫不夸张地,姜九笙才是的衣食父母,柳絮充其量是个白眼狼,而今这白眼狼还想另立户。

    “随她吧。”

    莫冰无语,皇帝不急太监急。

    姜九笙晃了晃手里的红酒杯,全然副旁观者的淡然:“人呢,总撞到头破血流才知道适可而止。”

    莫冰嗯了声,不提那个白眼狼了,她入行这么多年,多少看得出来,柳絮有那个心,可到底没事还不够。

    厉冉冉玩够了,拉着靳方林回了包间,这时张耐也领着柳絮进来了。

    “你迟到了个时。”厉冉冉口吻很不客气。

    柳絮放下包,化了精致的妆,拂了拂月白色的连衣裙,面不改色地坐下:“路上碰到了狗仔,绕了几条街。”

    厉冉冉撇了她眼,皮笑肉不笑地拿话讽她:“现在的狗仔真敬业,为了拍笙笙都跟到你那去了。”她穿得宽松随意,二郎腿翘,“看来我以后也得跟你学着点,出化个妆戴了墨镜凹凹造型什么的。”

    厉冉冉和柳絮素来不和,个心直口快,个口蜜腹剑,相安无事,自然不太容易。

    柳絮不跟她斗嘴,冷着张漂亮柔弱的脸。

    张耐哄她,给她端了杯颜色看的酒:“先喝点东西。”

    “我不喝酒,伤嗓子。”柳絮有些不耐,反复撩了撩直长的黑发。

    分明副刻薄相,还装什么白莲花!

    厉冉冉只觉得刺眼得紧,她不爽,偏偏笑得跟个没事人样,对姜九笙:“主唱,听到没?别喝了,伤嗓子。”眯眯眼,瞥了柳絮眼,含沙射影,“不然搞的你不是主唱似的。”

    “厉冉冉,你够了没!”柳絮气急败坏了。

    对方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耸耸肩:“没够。”

    她就是看不惯柳絮她丫个键盘手成天端着主唱的架子。

    “你——”

    不装白莲花了?咆哮了吧!

    厉冉冉笑盈盈地打断,洋洋得意地嘚瑟着:“记者呢,来了没?赶紧拍,把她这张牙舞爪的样子拍下来,我也借借仙女的人气上个搜什么的。”

    柳絮素来以温婉大气的仙女形象示人,厉冉冉就看不得她这凹人设的虚伪样。

    果然,‘仙女’忍气吞声了,抓了包出去:“我去趟洗手间。”

    柳絮踩着十公分的高跟出去了。

    张耐跟着起身,略带歉意:“笙笙,别生气,她就这脾气。”完,他跟上去。

    “哼,作不死她!”厉冉冉头甩,柳絮碍眼,张耐也不顺眼,分明是个有颜有身材的花美男,偏偏在柳絮面前是只忍者神龟,副被勾了魂的昏庸书生样。

    姜九笙无奈,笑地看着厉冉冉炸毛的样子,前秒还炸毛的某人吐吐舌头,作无辜状。

    将杯中酒饮尽,拿了烟盒,姜九笙起身。

    “我出去抽根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