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打工太委屈

第2章 打工太委屈

“徐峰,我心里真不是个滋味,本以为考上大学会有了出路,没有想到却是这样的结果。整日像没头苍蝇到处乱撞,不知哪一天才会看到曙光。”袁媛说到这里有些伤感,不由哭泣起来。徐峰一听心里也着了急,现在是同病相怜,都为找工作而苦恼,可这不是一句话的事情,找不到工作说什么都没有用。

    “袁媛,咱们好几天没有见面,心里好是想你,晚上八点我在亿达咖啡厅等你,痛痛快快说会儿心里话。”徐峰说。

    “那好,我也想散散心,不然又要听我妈妈唠叨,真是烦死了。”袁媛说。得知袁媛同意约会,徐峰的心里顿时高兴起来,告诉她晚上不见不散。

    因为晚上有约会,徐峰郁闷的心情烟消云散,把找工作的烦恼忘得一干二净,哼着歌曲走进了卫生间,洗完澡后刻意打扮一番,面对镜子里帅气的小伙,满意连打三个响指。

    晚饭后,徐峰告诉妈妈要出去约会,秦雅茹知道是要和袁媛会面,心里也很是高兴,拿出二百元塞到儿子手里,嘱咐儿子一定要好好招待袁媛,不许惹她生气,徐峰喜气洋洋走出了家门。

    “你总是这样宠着他,毕业这么长时间总是待在家里,什么时候才算是个头,难道一直这样混下去。”徐万山叹了口气说。

    “他这是和袁媛约会,不给他点钱怎么行,兜里没钱还不让人家姑娘笑话,让她父母知道会怎么看我们,为了儿子咱们吃点苦不算什么。”秦雅茹说。

    “找工作一年多了,到现在没有一点结果,真不知他是怎么想的,好歹找个事干总比在家里呆着强,家里日子他不是不知道,挣点就比不挣强。”徐万山说。

    “孩子不也是没有闲着,整天外面找工作,不是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咱们就这么一个孩子,不能硬逼他干不愿意的事情,万一出点事情这辈子对不起他。”秦雅茹说。

    “总想找到舒适安逸的工作,这谈何容易,咱们家社会关系你知道,不可能找到那样的工作,我问过不少人。”徐万山说。他们的孩子毕业不久就去打工,现在混得也不错,至少不在家里吃闲饭,再说可以锻炼一番,经过社会的磨练,他会很快成熟起来。

    “咱们儿子可是大学毕业,给人打工是不是太委屈,找一个体面的工作对他今后成家立业有好处。”秦雅茹说。

    “这不是上下嘴唇一碰的事情,对于我们这样的家庭来说简直是痴心妄想,徐峰的想法过于天真,对今后充满幻想,把一切想得太完美,咱们不好拦着他,那样会伤他的心。但总是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我们必须面对现实,不能好高骛远异想天开,找一份适合他干的工作,漫无目的瞎撞不如面对现实,以后有机会再求发展。”徐万山说。

    “你说得好听,这样的话他听不进去,咱们就这么一个儿子,万一出点事可咋办。”秦雅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