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不敢说出实情

第5章 不敢说出实情

知道老伴心里的苦衷,为了维持这个家付出了很多,看着老伴劳累的样子心里心疼,但是能有什么办法,再苦再累日子还得过下去,发些牢骚并不为过,自己不能和他翻着,那样等于火上浇油,万一有个好歹,家里算是失去了顶梁柱,日子过得还有什么意思,只有好言相劝,平息心中的火气。

    “去筑华肉联公司上班的事和他说不说,老厂长那边如何回答?”徐万山问。

    “我找个机会和孩子透露,看看他的意思,不愿意也不能强求,老厂长那边不要把话说死,让孩子有考虑的余地。”秦雅茹说。

    “真是不让人省心,这样下去何时是个头,看来我们上辈子是欠他的。”徐万山无可奈何地摇摇头。

    “好了,不要说这些没用的话,把一切都想开些,想想瓦西里同志说过的话,面包会有的,牛奶会有的,我们一切都会有的,我们的儿子会给你带来幸福。”秦雅茹笑着说。

    “我心里比你想得开,老话说得好,儿孙自有儿孙福,莫与儿孙作远忧,一切顺其自然,车到山前必有路。”徐万山说。

    老伴这是在给他开心,自己还要和她理论等于是抬杠,解决不了问题不说,反而心里会更加烦恼,事已至此不能钻牛角尖。看看情况再说,老伴说得不错,备不住儿子哪天会找到好工作,一切都会好起来,人有希望总比没有好。

    晚上和徐峰有约会,袁媛刻意打扮一番,告诉妈妈邢艳芳有事出去,妈妈追问去找谁,因为父母不同意她现在谈朋友,他们考虑到工作没有着落,人生没有还定格,婚姻之事待有了工作再说,那样选择的条件会高些,这是一辈子大事,不能草率定婚姻。所以袁媛不敢说出实情,那样妈妈肯定不会答应,告诉妈妈是和同学李颖去玩,她们是好朋友,已经好几天没有见面,顺便看看有没有工作方面的信息。

    “真的是去找李颖?”邢艳芳看了女儿一眼,她对袁媛有些不放心,毕竟女儿长大了,自己有自己的想法,从各方面听到消息,有人看到她和徐峰在一起,这个孩子她见过,长的还算不错,可是没有固定工作,家境不算太好,不然不会住在两间平房内,打心眼里不同意女儿和他交往。认为交往久了男孩会有想法,也曾追问过女儿他们之间的关系,回答只是一般同学关系,可是心里总是不踏实,怕孩子一时冲动作出决定。

    “您女儿什么时候骗过您,我真是去找李颖。”袁媛笑着说。

    “可有人告诉我,曾经看见你和徐峰在一起,那样可不行,现在你已经毕业,不像是在上学的时候,男女之间过多来往有人会产生误解,我也不同意你和他交朋友,要工作没有工作,要钱没有钱,绝对不能和他谈恋爱。”邢艳芳说。

    “妈妈您放心吧,我心里自有分寸。”袁媛说。

    “不管你心里怎么想,和他谈朋友绝对不行,不是妈妈嫌贫爱富,可经济条件是基础,我们要面对现实,爱情不能当饭吃,这一点你可要想明白。”邢艳芳叮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