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第3章

第三章夏雪

    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下午三点半,什邡市周边某小镇医疗所废墟下,一个瘦弱的身体蜷缩在黑暗中。

     夏雪在三块水泥板彼此对立着而支撑出来的一小片空间里蜷缩着身体。她像只受惊的小猫一样浑身在颤抖,轻轻的啜泣着,嘴里喃喃着楚云寒的名字,眼泪在黑暗中划过她脏兮兮的脸留下两行痕迹。她此刻不仅怕这无边的黑暗和周围狭小的空间带来的压抑感,她更害怕就此消失在这,再也看不见楚云寒了,再也看不见他那坏坏的笑,还有那双坏坏的“咸猪手”。

     她想给他打个电话,听听他的声音,只要有他的声音在,她想她会不惧怕这黑暗的。她是喜欢他的,尽管他常说两个人要是隔的太远他会变心的,尽管他常说你这么漂亮追你的人肯定不少我不放心,尽管他......

     可她还是不恼他,她总觉得他在说这些话的时候眼中总会有着浓浓的无力感和掩藏着的忧伤,她肯定他也是爱着她的,只是那个笨的跟个木头人似的的家伙不懂得如何说出口。两个人在一起这么久了,也没听到他说过那三个字,虽然她不曾要求过,也觉得那三个字有点俗,可是现在她却是那么的想听楚云寒对自己说一遍,不要太多,一遍就好!

     于是,她在黑暗中摸索着,她想找到手机给他打个电话,她想听他给自己说那三个字,她想听他再叫自己“小傻瓜”,她还想听他哄她,还想看他摸着脑袋傻笑的憨样。可是手机在哪里呢?在哪里呢?我怎么找不到它?夏雪心里焦躁,可是越焦急越是找不到,黑暗中她的脑袋不知道撞了多少次......

     手机找不到了,或许地震的时候摔到了其他地方,或许在房子倒塌的时候被砸成了碎块吧。她绝望了,她觉得自己此刻丢了整个世界,听不到楚云寒的声音了,看不见蓝天和白云了。眼泪无声的滑落,晶莹、透亮。

     不知道过了多久,哭累了的夏雪慢慢冷静了下来。她开始想,自己现在是这种情况,那楚云寒呢?他怎么样了?他不会像我这么傻的呆着不跑吧?希望他是好着的,只要他还好好的,他肯定会来找我的,嗯,肯定会的!突然,她又想起了什么,努力坐起来了一点点,急急忙忙的整理了一下黑暗中看不清的衣服,凌乱的头发,甚至用衣角使劲的擦了擦自己的脸,她要努力让自己整洁,不要那么狼狈,她要在楚云寒找到她的时候她还是和往常一样的美丽,哪怕到时候只留给他一具尸体那也要让自己的遗容保留着她最美丽的笑脸,让他铭记......

     在医疗所的废墟上,一个穿着白褂子的女孩正在拼命的往外翻砖头和水泥板,汗水在她的脸上流成了河,流到了眼睛里和泪水化成了一种痛,她止不住的低声啜泣,不停的喊着:“夏雪!夏雪!你要坚持住啊!夏雪......唔......夏雪......你要坚持住啊,我这就来救你了夏雪——”

     这个女孩她叫林燕,和夏雪是同班同学,一起签到这里来的。她家是浙江的,她身上有着江南女子特有的灵动,她是一个漂亮又活泼的女孩,夏雪的好姐妹,很好很好的姐妹。她今天因为去给镇子上的孤寡老人李大爷输液而幸免于难,当地震过后,她来到医疗所所在位置看到了一片废墟,她顾不得其他就冲上去往外拼命的翻砖石。周边反映过来的老乡也过来帮忙。

     人多力量大是不变的真理,尤其是在这种时刻大家有力往一处使。很快,他们就将上面的一层碎石清理了出来,只是下一步比较困难,全是水泥板和大体积的砌块(砖头和水泥砌在一起的建筑块),这让救援工作遇到了困难。有个老乡建议先找到被埋人的确切位置在下手,要不然盲目的挖下去可能会伤到被困的人。于是,大家都大声的喊着夏雪的名字,希望她能听到后答复上一声。

     与此同时,黑暗中的夏雪整理完了自己的衣冠,平静的躺在狭小的空间里,也不再呼救了,她只是希望自己的尸体不要受到损害,好方便楚云寒来辨认。当她闭起眼睛的那一刻,她放佛听见有人在呼喊着她的名字,可是又不像,于是,她努力的伸长了耳朵去听,听着听着,声音渐渐地清晰了起来。没错,是在喊她,黑暗中,她像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一样有了生的渴望,像黑暗里的独行者找到了守候的灯塔一般有了温暖的希望,于是她想呐喊,可是声音却卡在喉咙间出不来了。她急得不停的用手拍着水泥板发出“啪啪”的声音,可是这声音太弱,根本就传不到地面。怎么办?突然间灵光闪过,她在地上摸索到一块碎石头,她用石头敲打着地面发出“咚咚”的声音,她睁大眼睛死死的盯着黑暗的头顶手上的石块不停的敲打着,她希望用这种方式为外界传达她活着的信号,只是任她怎样的努力头顶上那呼喊却越来越淡,到最后只剩下一个弱弱的声音几不可闻,她又陷入了绝望之中,一下从兴奋中被打回谷底的痛苦瞬间激遍了全身,她终于止不住的哭喊了出来,她这一哭不要紧,但却发出了声音来,而且越哭声音越大,这声音放佛穿透了时间、空间的限制传到了地面上那快要放弃救援的女孩的耳朵里,她一下就提起了精神扑向声音发出的地方大声的询问:“夏雪?夏雪!是你在下面吗夏雪?”

     哭泣中的夏雪听见那近在头顶的声音激动的哭喊着说:“是我!是我!林燕,快救救我!”

     林燕惊喜的朝那即将散去的群众大声的喊:“你们快来帮忙啊!夏雪就在这里!她就在下面!求求你们快来帮帮我啊!”

     听到林燕的呼声,那些本已走远的人们立马回转了过来,他们探明了方位立即投入救援。

     人与人的感情是很奇怪的,那些平日里冷漠的邻里或者街坊或者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在灾难的面前竟然可以同心协力共度难关,或者出手相救急人之危难。这难道就是几千年来中华民族在一次次的灾难面前坚强的挺过去的原因吗?我放佛触摸到了一个关键,一个揭开中华民族历史上数次举国同心协力抵抗灾难和外侮的关键之所在,可却又一下子写不出答案,这让我很纠结也更迷惑。

     夏雪有了生的希望,她在黑暗里仿佛等到了黎明的曙光,就像个沙漠中水囊干涸的旅人看见了一片绿洲般激动。头顶的水泥板松动了,它们被几个青壮年分几个方位一起搬开,瞬间的光亮刺痛了夏雪的眼睛,可是她还没来得及适应就被人用力的拉扯了上来,然后听见“轰隆”一声响溅起了漫天的尘土。原来是那些救援的人将那些水泥板丢下时的声响。

     林燕抱着夏雪一会哭一会笑,然后上上下下的打量夏雪有无受伤,给她拍去身上的泥土和灰尘,然后两个人抱在一起哭,不停地哭。

     文字是苍白的,无论用怎么样的文字都无法形容历经生死后的重逢是多么的感人。

     夏雪环顾了一眼周围的情况,看到无数的房屋都倒塌了。有人在哭,有人在呼救,有人状似疯癫般的在废墟上刨,还有人躺在路边痛苦的呻吟......

     一切都是那么凄惨。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画面,脑子中一片空白。这时候有人上来喊她:“夏医生......夏医生,快帮我儿子止止血吧!她快不行了......唔......”

     这是医疗所不远的刘大婶,她的丈夫早年车祸不治身亡,留下孤儿寡母靠卖菜为生,她儿子15岁,很聪明,夏雪和林燕都曾给他做过辅导的。林燕摇摇呆立着的夏雪,让她清醒过来。清醒后的夏雪看着泪流满面的刘大婶,急急忙忙的说:“快带我去!”

     刘大婶的儿子此刻正躺在路边,左腿鲜血淋漓,惨不忍睹。初一看,夏雪觉得他这条腿估计是保不住了,只能尽人事安天命了。医疗所塌了,所有的药物和医疗器材都被埋了,没有任何药物能止血和治伤。夏雪只能让林燕撕开刘大婶儿子伤腿上的裤子,然后让那条鲜血淋漓的腿展露出来,夏雪脱掉白褂子,斯成布条,将刘大婶儿子的腿从伤口处慢慢的包扎起来,这期间,刘大婶的儿子痛醒了过来,他眨巴着眼睛,祈求的看着夏雪小心翼翼的问道:“雪姐姐......我的腿......我的腿......还......还在吗?”

     夏雪忍住不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安慰道:“小星,你要坚强啊!你是男子汉,要不怕疼啊!你的腿还好好的在啊~”

     看着小星那满足和感激的目光,夏雪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做错了?这是善意的谎言吗?如果是,等他清醒过来,发现后会怎么办?他还有活下去的勇气吗?他会有面对现实的勇气吗?

     夏雪不敢想下去,她怕越想越害怕。

     现在的情况是缺少药物,没有药物夏雪和林燕空有一身的急救措施却无法施展。这时候的夏雪又回到了她做医生的工作状态中,她似乎忘记了她也是刚从废墟里爬出来的受灾人员,也似乎忘记了楚云寒身在何方是否安全了,她只是想如何才能帮到那些在灾难中受伤的人们。

     正在她们苦恼的时候,医疗所的所长带着另一名医生赶过来了,他们身上都有个小小的急救医箱,夏雪急忙迎上去抢过所长的急救箱,翻看里边是否有止血的药物将所长的询问安危的话都没听进耳朵里去。

     这就是夏雪,一个外表柔弱却又倔强的女孩子。

     她不是不想楚云寒,她只是想换一种方式将她对楚云寒的思念和挂念都暂时的压在心底,越压越沉,越沉越重,越重一旦爆发就越痛!这就像饮鸩止渴,虽然解了渴却也会掉了性命。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