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大佬的援手

第4章 大佬的援手

而为什么自己会被旁白剥离出意识传送到凌雀旁边,只能说是某只橘猫对章恒戏弄它无数次的报复了

    诡异的是,章恒居然在笑

    他不喜欢战斗,也不喜欢挑战灵体的极限,更不喜欢变着法儿的和大佬斗智斗勇

    他又不是宋书航,那个被动怼大佬技能点到MAX的男人

    在章恒的心里看来,自己的理想也不是过分,做一个永远默默无闻的观察者,选一个星区,体验帝国的黑科技游戏,然后活个十几年或者几十年,其实几年也行(喂喂,这位少年你也太佛系了吧,寿命问题就这么无视的吗!)

    然而没有力量,他的要求在心云帝国中不会有几个机体会听

    凌雀是和他有着共同爱好,结果这家伙精疲力尽,睡的正香

    所以想要探索什么,得到什么,就得付出应有的代价!

    “灵体析出,催动分析模块百分之五百”

    “警告,该操作将导致灵体状态下降,有89%几率降低灵体寿命”

    “无视”

    “授权成功”

    眼瞳中的蓝光几乎凝结,章恒重新看向那些“聊天记录”

    粗暴的拦截数据流,破解,然后翻译在脑海内

    省略号渐渐扭曲,浮现起了被隐藏的内容!

    [灵皇]:轮辈分的话,我也许要称您一声前辈,所以我只问一个问题,您和那个凡人的关系怎样?

    [凌雀]:普通

    [灵皇]:都这时候了还傲娇呢!

    [凌雀]:勉,勉强合得来而已!绝对不是你们眼中的那种关系啊混蛋!

    [撕裂者]:你也就这个状态才能傲娇了,听好了,接下来的内容和我说的这句话三秒后只有虚数空间内才会被允许查阅,所以你先进入虚数空间吧,用你那个“天赋”

    章恒揉揉溢出蓝色灵能的眼睛,他现在严重怀疑撕裂者说的这句话只有他和凌雀才能看到

    [凌雀]:好,我信你不会出卖我

    (这段我本来可以用十三章的报告水他个一千字,但想想我的职业道德还是算了)

    熟悉的报告,熟悉的结尾,章恒有意快速略过这些信息,直接看其他部分

    [撕裂者]:怎样?是不是想砍人?

    [凌雀]:说吧,我的核心被帝国存放在第几实验室

    [撕裂者]:恕难从命……虽然我很想这么说[滑稽]但是想想第五代灵皇都险些被你觉醒“那个”之后的身体按在地上摩擦,小女子还是从了吧[坐标]

    [凌雀]:你,陪我走一趟

    ——————————————

    [撕裂者]:呼,以后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就别找我了,灵能核心移植之后,只能使用一次,而且在三个月内必须拔出

    [凌雀]:谢了

    [因帝国无人需要心理治疗而吃土的辅助机型银光—154]:凌雀前辈?你不是重伤昏迷了吗?!难道终于有人愿意相信我的治疗能力了!

    [我,咸鱼,打钱(凌雀)]:呸呸呸,谁愿意接受你的治疗,上次的暗影分离手术差点没把老娘疼死

    [银光—154:有什么关系嘛!有用就完事了]

    [凌雀:好吧,你的确是把医疗援护模块强化到最顶级的机体,所以我要拜托你一件事了]

    [银光—154:危险指数]

    [凌雀:不少于三星,很可能牵扯到第二代的灵皇]

    [银光—154:……]

    [谁会对你而言这么重要?是哪个好运的机体?]

    [凌雀:一个凡人罢了,暗鸦硬是把他托付给了我]

    [银光—154:凡人……喂喂,你不会是把他送进了那个世界吧!]

    [凌雀:有什么问题吗?反正强化失败了你也能救回来,人体细胞级改造又不是什么棘手的伤口]

    [银光—154]:别想坑我!那可是灵能洗礼,你的观察者现在估计已经虚化成基本信息了!我就算努力努力也只能抢救回他的……

    [凌雀]:嗯?[照片]

    照片上,在庞大星舰主机下的凌雀显得格外单薄,只有她手中握住的白色结晶熠熠生辉

    电子眼立刻执行判定

    (凌雀的灵能核心)

    (Lv.???)

    (初号机凌雀的核心,可以暂时让人触碰到虚数领域,但这和她自己获取的能力对比后简直不值一提)

    [银光—154]:我……好吧

    [凌雀]:也不是那么困难啦,毕竟他和我交情不深,死了也不会怪你的

    [银光—154]:呵呵,谁信谁傻逼,我可不会相信你这种疯狂的机体会不重视朋友,别开玩笑了……三十分钟后为你执行移植手术

    章恒翻动着聊天记录的虚拟手臂一紧,尽管他对自己暗示了很多次,但是就像旁白所说的那样,真相揭晓后对他的心里无疑是一种解脱

    “哈,你想给我看的就是这个?”灵能不再维持章恒那徒有其表的“灵体”外壳,而是疯狂的从他的灵能核心中向外界涌出:“炫耀你的强大?还是……让我安下心来”

    这话不是对旁白说的,而是对着一直在章恒身侧站着的凌雀

    然而就在章恒紧绷的心弦松弛的时候,灵能却在这时候暴走!

    (ps:据不负责任的统计和瞎姬霸乱猜,绝大多数的幸存者在绝境中

    打破虚数空间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融入虚数的手段可谓应有尽有,章恒只需要放松一下对自己存在感的“判定”,分分钟会被吞噬

    凌雀在章恒眼中好像是睡着了,但虚数空间中,她可没有这么柔软可欺!

    一只粉嫩白皙的手臂抓住了核心,阻止了存在感的自我坍塌:“见鬼,你就那么无能的放弃挣扎?咸鱼也要有个限度”一个凌厉的巴掌拍在灵体脆弱的核心上用于回魂,然后就是凌雀招牌的跃起侧踢

    章恒渐渐迷离的黑色眼瞳中亮起一丝蓝光,但灵能仍旧无视那位守护者的意志流动

    “没错,我就是只咸鱼啊,对手都是大佬,赢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只有咸鱼才能维持得了生活这样子”

    抓住核心的手一抖,凌雀怒吼道:“够了!你到底还想再依靠我多久……咳咳咳”不可见的灵能之血泼洒在章恒的外壳上,凌雀此时仿佛也在承受不小的伤害

    不对啊,这里是和虚数空间接壤的地方,不是灵体的凌雀进入这里会花的代价

    “凌雀!你怎么了!”章恒开始慌乱,在虚空里乱抓:“喂,好歹吱一声啊!暗影不会一声不吭的就挂在这种可笑的地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