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抢药

第1章 抢药

神州大陆,共分五州,分别是东,西,南,北四大玄州,以及中州。

    青云宗,是东玄州内的一个修行门派,有弟子上万,因坐落于青云山脉边缘而得名。

    清晨,浓雾漫漫,整个青云山脉呈现一片朦胧状态。

    青云宗外门的晨练场上,此刻有上百名弟子,正在那里孜孜不倦的锻炼体魄。

    砰砰砰…

    这些外门弟子,出拳踢腿之间,空气震荡,劲风呼啸,一个个看上去龙精虎猛,修为不凡。

    不过此时,在场地外的斜坡处,却有一道目光正偷偷望向这里,眼瞳深处是一种渗透到灵魂里的渴望。

    那是一名十三四岁的少年,穿着一身灰色的简陋衣衫,上面有很多破损,还打着两个粗糙的补丁。

    少年的身高,和同龄人相差无几,身形略显单薄,拥有一副干净的面庞,虽称不上俊美,但给人一种清秀之感。

    他名为孟昊,两年前背井离乡,经过简单的选拔,成为了青云宗八千杂役弟子中的一员。

    杂役弟子,虽名义上也是青云宗的弟子,却根本没有任何地位,就连衣食住行也需要弟子自己负责。

    说白了,杂役弟子就是给宗门打工的,和世俗中大户人家的奴仆没什么两样。

    但是,杂役弟子一旦通过考核,成为外门弟子,那便是鱼跃龙门,身份和地位都会扶摇直上。

    “再有三个月就是青云宗的外门大比了,这是所有杂役弟子人生中极为难得的一次机会,但是依我铸基一重的修为,根本连参加大比的资格都没有,更别说通过考核了。”

    叹了一口气,孟昊神色黯然道。

    青云宗有着明确的规定,杂役弟子想要参加外门大比,最低条件便是在十六岁之前修为达到铸基四重。

    孟昊用了近两年的时间,才勉强突破了铸基一重,想要在三个月内达到铸基四重,无异于痴人说梦。

    “难道我孟昊此生只能做一个杂役弟子?”此时的孟昊,有些茫然,有些惆怅,不知道自己未来的路,究竟在何方。

    收回羡慕的目光,孟昊从地上站起身来,向着东边自己所居住的采药峰走去。

    青云宗占地极广,除了采药峰之外,还有其它大大小小的杂役峰近二十座。

    没过多久,孟昊回到了采药峰自己的住所,这是一座用草木搭建的破旧小屋,勉强能够遮风挡雨。

    在就着咸菜吃了点干粮后,孟昊提上门口的背篓,便是向着山下走去,他要到青云山脉进行日常的采药。

    身为最底层的杂役弟子,每月都有着繁重的任务,如果到月底不能按时完成,将会受到严厉的惩罚。

    一路上,不时有弟子从孟昊身旁经过,神色匆忙,随着他走出青云宗的大门,身边才是渐渐冷清下来。

    大约一刻钟后,孟昊正式进入了青云山脉,山中林木苍翠茂盛,乱石嶙峋。

    青云山脉,危机四伏,不过外围十里还算是安全地带。但过了十里就凶险重重,多恶禽猛兽,没有足够实力的弟子,是不敢私自进入的。

    孟昊只是去挖一些普通的药材,自然不会深入太多,所以自身安全倒是无虞。

    进入山脉以后,孟昊并未着急采药,而是先找了一块宽敞的地方,放下背篓,随即耍起了拳脚功夫。

    脚下步伐迈动,双臂挥舞间,一套招式被他轻车熟路的打了出来。右手推出,如鹤爪,左手推出,如虎掌。

    这套招式,名为虎鹤擒魔,是流传在杂役弟子中一套普通的炼体项目。

    一遍又一遍的练习着这套招式,直到日上三竿的时候,孟昊才是大汗淋漓的收拳而立,口中喘着粗气。

    稍微休息了片刻,孟昊提上背篓,开始在不远处的山涧寻找起药材,

    看得出来,他对辨识药材很在行,即便是隐藏在荆棘丛中的药材,他也一眼就能发现,至于挖药的速度就更快了,基本一铲子下去就能搞定。

    “血晶草…青木香…紫蕊花…”一株株药材被孟昊熟练挖出,随手一丢,准确的扔进了身后背篓中,不知不觉,他的背篓里就已经堆积了各种各样的药材。

    一路走一路挖,在太阳快要落山之际,孟昊背篓中的药材已经多得快要放不下了。

    “天色不早了,该回去了…”抬头看了一眼天色后,孟昊开始向青云宗的方向疾驰而去,边跑边兴奋自语道:“今天收获还不错,又能多换一个贡献点了。”

    在青云宗内,贡献点就好比是银两,可以换来丹药、武器、功法、武技等等,一切和修炼有关的东西。同样,也能换取衣食住行等生活必需品。

    获取贡献点的途径有很多,可以靠完成宗门的任务、猎杀凶兽、采集灵药等等。当然,也可以用银两购买,不过价格却非常昂贵,像孟昊这样的寒门子弟根本无法承受。

    在天黑之前,孟昊终于回到了青云宗。此刻,他正走在去采药峰的必经小路上,心中盘算着吃顿好的犒劳一下自己。

    忽然,他的脚步一顿,在前方的一棵古树后,走出了两道身影。

    其中一人是名青年,长得虎背熊腰,高大魁梧,脸上有两道明显的横肉,一看便知此人是个狠辣角色。

    至于另一人,和孟昊年龄相仿,长得尖嘴猴腮,弓着腰,对身边的青年一脸谄媚之色,身后还挎着一个大包裹。

    “糟糕!”看着前方出现的两人,孟昊仿佛见到了天敌一样,脸色蓦然大变。

    这两人孟昊都认识,那个面相凶狠的青年,名叫王炎,是采药峰入门较早的弟子,修为在半年前突破了铸基四重,不过其年龄已经十八岁,早就失去了参加外门大比的资格。

    王炎为人非常贪婪,且好吃懒做,依仗高人一等的修为,成为了采药峰的一霸,平日里横行无忌,常常以武力抢夺其他弟子的劳动成果,被抢弟子只能忍气吞声,稍有反抗,就会招来一顿暴打。

    旁边那个尖嘴猴腮的少年,名叫马六,是王炎的狗腿子,平日里仗着对方的威势,没少欺负包括孟昊在内的其他弟子。

    “哈哈,孟昊,收获不错嘛,满载而归,这次是你自动将药材献上,还是让王师兄亲自动手去取?”

    盯着孟昊身后的背篓,马六不怀好意的阴笑着说道:“嘿嘿,不过后果嘛,你应该知道的。”

    “你们…别太过分了。”孟昊眼眸闪过一抹怒意,像这样赤luo裸的抢夺,他已经遭遇过不下五六次,还有一次因他反抗,被王炎拳打脚踢了一顿。

    “哼,不知好歹的东西!”王炎本就属于脾气暴躁之人,此刻见孟昊竟敢表露不满,当即脸色一寒,踏前两步,抡起宽厚的右手,朝他劈头盖脸打了过去。

    孟昊双目露出惊恐,在后退中急忙将头一偏,堪堪躲过了这一巴掌,耳朵呼啸而过的冷风,令他心惊肉跳。

    “小杂种,竟然还敢躲!”王炎目中露出阴冷,反手一把抓在了孟昊的肩头,手臂用力一挥,像丢破麻袋一样,将他扔出了十多米远。

    孟昊哀鸣一声,重重的摔在了坚硬的地面上,右脸因挨到地面,被擦伤了一大块,就连背篓里的药材,也全部被洒了出来。

    “哈哈,好一个狗吃屎!”马六在一旁幸灾乐祸的拍手叫好道。

    “真是自讨苦吃!”王炎冷笑了一声,随即对身旁的马六说道:“小六,赶紧收拾一下,还有下一家等着我们去光顾呢。”

    “好嘞!”马六得意的应了一声,屁颠屁颠的走上前来,三下五除二就将地上撒落的药材,全部收入了随身携带的包裹中。

    “孟昊,别怪做师兄的没提醒你,以后见到王师兄最好识相点,乖乖的将药材双手奉上,免得遭受皮肉之苦。”

    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孟昊,马六满脸戏谑的嘲弄道,随即在王炎的一声召唤中,冷笑着扬长而去。

    在两人走远以后,孟昊咬着牙,灰头土脸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此刻他的衣衫沾满尘土,脸上更是有着青一块紫一块的碰撞伤痕,可谓狼狈至极。

    “这两个该死的杂碎!”看着王炎和马六离去的背影,孟昊拳头握死,指甲嵌进肉里却浑然不觉。

    片刻之后,他缓缓的松开了拳头,黯然说道:“弱肉强食,本来就是这个世间的法则,身为弱者,只有默默承受的份儿,就像大山里的野兽,若不强,只能成为被宰杀的对象。”

    “一切的错,说到底,都是因为我的修为太低!”渐渐地,孟昊双眸中的恨意,很快便被炙热的渴望所占据,一种对力量的极度渴望。

    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孟昊一瘸一拐的向着自己的住处走去,每走一步,都显得格外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