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游子归来

第一章游子归来

在以生活节奏着称的深海市,随着一架空客A380在深海国际机场缓缓降落,从机场慢慢走出一位单瘦的年轻人。

    个子不高,一米七几左右。穿着一件洗得有些发白的衬衫,一条米色的休闲裤。微微上扬的嘴角,透露出一丝不羁的神态。然而,那扫视四周的眼神里,却有着一丝与他年龄不符的沧桑.这时,他用手理了理他那略显凌乱的头发,拦了辆出租车,说了个地名。

    听到他报出的地名,出租车司机立即惊讶的叫起来:“红树山庄,那可是有钱人住的地方啊?”

    柳啸天没有说什么,就钻进车里,坐着等司机开车。

    坐在车上,柳啸天摇下车窗,看着外面飞驰而过的风景,从衬衫口袋掏出一包皱巴巴的香烟,烟盒上写的是一串外国文字,也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他打开烟盒里面只剩两根了,他拿出一根叼在嘴上,点了半天才点着.

    看着窗外,柳啸天吸了口烟,从贴身口袋里摸出一个干枯的草环戒指,看着戒指,柳啸天的眼睛顿时迷离起来,思绪飘飞。前几天老头子联系他,叫他来深海保护一个人,为期三个月。

    想想自己在中东是何等的威风八面,居然也有成为保镖的一天。没说的,尽管不想来,但老头子都开口了。不想来也得来。因为没有老头子就没有今天的柳啸天。也许自己在十岁那年就死了。

    想当初自己被那天杀的人贩子卖给了一帮恶魔,在一个无名小岛接受着惨无人道的训练。至于他是哪里人,他怎么会被人贩子给卖了他不想去回忆,因为那是他心底最深的痛。

    因为一想起以前,他就会想起那个整天跟在他屁股后面的一个小女孩。扎着两个小麻花辫子,水汪汪的眼睛眨吧眨吧的。红嘟篼的小嘴唇经常叫着:“啸天哥哥,等等我。”就是这么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却因为他可能早就已经死了。

    那个组织训练他们一群几岁的小孩子,想让他们成为优秀的杀手,为他们组织卖命。训练十分的残酷,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每次自己都咬牙坚持着,尽可能的活着。

    他不怕死,他之所以要活着,是因为他要活着走出那里,他要去找一个可能早已死了的小女孩,当然也有可能还活着。他知道只有活着走出那里,他才有希望找到她的下落,不论死活。

    有一天,一个老头突然出现在那无名岛上,接着那个组织便被连根拔起,那老头子看着柳啸天也是华夏人,听说了柳啸天的遭遇之后,顿时被他的那种韧劲所打动,随后就带着柳啸天回了天山。

    从此,一代杀神横空出世。

    想到以前的那些,柳啸天真想这几个月快点过去,等这件事过了,他就可以一心一意的去寻找那个小女孩,他的雪雁妹妹。

    以前他做任务的时候,闲暇时间也有去找,都没什么线索。而且他基本也都是在还外,鞭长莫及的。至于他童年生活的地方,等他从天山下来,包括在岛上的时间,离他被人贩子弩走的时间都十几年了;而且那时候他也很小,记得不是很清楚,所以基本也没什么线索了。

    “看来只有自己慢慢找了”柳啸天在心里对自己说道“希望雪雁没死,一定没死。她那么可爱,老天不会那么狠心的。等着我,雪雁,啸天哥哥一定会找到你的,一定。小丫头十几年没见也不知道长什么样了,应该是个很漂亮的小丫头了吧?哦!不,十几年过去了,应该是很漂亮的大姑娘了。”

    突然“砰”的一声打断了柳啸天对往事的回忆,整个身子随之往前一冲,柳啸天抬眼一看,原来对面一辆宝马在超车的时候,躲闪不及,擦着出租车的右角撞上了。

    就在出租车司机下去的时候,宝马车上立即下来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男的是个胖子,脖子上挂着跟小拇指粗的金项链,女的则淡妆示人,是个美女。

    那胖子一下车就冲着出租车司机叫到:“我*,你是怎么开的车,把我车都撞坏了。你知道我这车多少钱吗?我告诉你,就是把你这车卖了,也不够我这车的一个轮子钱,你说,现在怎么办?”

    出租车司机则是一个劲的,在那里陪着不是,虽然不是他的错,但对方明显有钱有势,他不得不低头。

    有人说过美女是道风景线,男人都爱看,柳啸天也不例外,因为他也是男人,所以他没下车,掏出最后一根香烟点上,就眯着眼睛盯着美女,在那看着事态的持续发展。

    那胖子感觉到柳啸天的眼神,立即把那女孩往自己怀里一拉,无声的宣示着占有权。

    似乎因为胖子太过用力,女孩低呼了一声,眼睛里也有了一丝水雾。

    柳啸天笑了笑,没有理会胖子的示威,不过,那女孩的样子,倒让柳啸天想起有人曾说过的一句话:宁愿坐在宝马里面哭,也不愿意坐在单车后面笑。

    看到柳啸天的无视,胖子怒了。胖子冲着柳啸天就骂到:“*,你小子看什么呢?我的女人也是你能看的?信不信老子废了你一双狗眼。”

    柳啸天听了笑眯眯的下了车,右手手指轻轻一弹,烟头顿时划过一到弧线飞了出去。走到宝马车前,柳啸天把手按在车盖上按了按,迅间面色一变,眼睛里射出一道寒芒,冷冷的吐出一个字“滚”。

    那胖子看到柳啸天把手放在他车上,就立即大叫起来:“小子,你别弄脏。。。,”话还没说完,他就象吃了苍蝇一样,立即卡在那里了。

    因为他看到柳啸天虽然把手拿开了,但是他的车盖上却留下了一个浅浅的掌印。看到柳啸天还在盯着他,他急忙冷汗直流的连连说到:“我马上滚,马上滚。”然后就以最快的速度开车离开了。

    柳啸天重新坐上车,出租车司机则是带着一脸的震撼,风弛电闪的一路把车开到了红树山庄。

    下了车付了车钱,司机不肯要,柳啸天把钱扔进车窗里。然后就顺着那条路往2号别墅走去。

    路很宽,很长,两边栽的桂花树有的已经开花了,散发着点点清香。

    正走着,就有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跑了过来,冲着柳啸天就问到:“您就是柳啸天柳先生吗?”

    柳啸天点点头,淡然回答:“我是。”

    “哦,那太好了。”中年人连忙说到:“我是赵总的司机,他临时有事就去了公司,要我在家里等您。刚刚接到小区门口保安的电话,我怕您不认识路,就赶紧过来接您了。”

    “那谢谢你了。”柳啸天也是客气的说到。于是两人就这样边走边聊的向2号别墅走去。

    柳啸天对陈铁生笑了笑问道:“你,当过兵?”陈铁生疑惑的看了柳啸天一眼,回道:“你怎么知道的柳先生?混过两年侦察兵,后来因为得罪了个二世祖,就退伍了。”

    柳啸天笑道:“哈哈,我就知道。不过既然是当过兵的,就别那么酸。叫我啸天就好了,叫我小天也行。别老是柳先生,柳先生的叫。你叫我柳先生你不累,我还觉得肉麻呢。”

    陈铁生望着柳啸天那真诚的双眼,望了好一会儿,终于点了点头叫道:“啸天。”

    “恩,当过兵的人就应该这样,男人嘛,就应该爽快点。”柳啸天拍了拍陈铁生的肩膀说道。说完,就慢慢的向那别墅走去。

    陈铁生望着柳啸天那单瘦的背影,在心里叹道:“真看不懂这眼前的年轻人。不一般啊!这样最好了,这样赵总就不用再为小姐担心了,他就可以放心去做他想做的了。”

    不过他有一种感觉,这样的年轻人的到来,深海将风云变色。陈铁生感觉没错,随着柳啸天的到来,深海即将风起云涌。陈铁生感觉也错了,柳啸天这只蝴蝶飞进深海,风云变色的又何只是深海呢?

    就在陈铁生思绪乱飞的时候,别墅里面传来一声尖叫:“啊”!

    “不好,是小姐的声音。”回过神来,陈铁生急急忙忙往别墅里跑去。“怎么回事,出什么事了,小姐?”一连串的询问从陈铁生的嘴里冒出来。可就在他扫视屋子里的情况时,他的声音戛然而止:“呃”。

    怎么场景这么诡异?只见赵家大小姐正躺在柳啸天的怀里,而柳啸天抱着赵家大小姐站在旋转楼梯间边上。沙发上坐着小姐的闺蜜孙家的小公主孙小蝶,孙小蝶张大着嘴,一脸的不可思议。

    看到陈铁生进来,赵家小姐满脸通红,冲着柳啸天大喊道:“还不放开我,臭流氓。”于是柳啸天连忙放开双手,“吧唧”一声赵家小姐一下掉到地上,“啊,我不会放过你的,臭流氓。”赵家大小姐悲愤的叫道。

    赵雨桐很委屈,她今天本来趁着老爸不在,约了闺蜜去逛街的。在楼上换了衣服,就急冲冲的往楼下跑,跑到二楼楼梯口也没看到屋里多了个人,冲着楼下的孙小蝶就喊:“小蝶,看我这套裙子漂亮不?”

    说完还特意转了一圈,也就是转这一圈,突然发现楼下多了一个人,还是个陌生男人;于是,赵雨桐便在惊慌之下,突然从楼梯口翻着掉了下来。

    柳啸天很郁闷,他走进别墅看到沙发上坐着个小丫头,就打了个招呼“你好,我是赵先生叫过来的,我叫柳啸天,请问你是?”

    小丫头甜甜一笑道:“你是来找赵伯伯的啊,他现在不在,应该快回来了吧,你先坐下等下咯。我叫孙小蝶,我是雨桐的小姐妹。很高兴认识你。”

    正坐下就看到一个女孩从楼上冲了出来,接着尖叫了一声就掉了下来。习惯性动作就跳了过去把那女孩接住。没想到人家不但不感谢他救了她;还骂他是臭流氓,还叫他放手,好象他柳啸天把她怎么了地似的。

    好吧,放手就放手吧。没想到放开后又骂了他句臭流氓,还说不会放过他。这世道是怎么了了?救人不对?不救也不对?搞不懂!

    孙小蝶很震惊,赵雨桐尖叫时她就转过头去了,看到她突然掉了下来,孙小蝶当时就吓呆了;只觉得耳边一阵风声过后,雨桐姐姐就被刚刚进来的那个男人抱在怀里了。这么远的距离,这么快的速度,看着眼前的男人,孙小蝶眼里满是星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