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

终章

倚靠在车门边上,望着柳啸天一步步靠近,李幕阳当即掏出一盒香烟,在自顾自的抽出一根之后,李幕阳便将手中的烟盒,直接朝柳啸天那边抛了过去。

    缓缓喷出一口烟雾,李幕阳仰望着渐渐稀薄的雾气,当即略显感慨的说道:“知道你要走,所以特地在这等你,一来,是想当面跟你说声谢谢,二来,也是想跟你说声恭喜,当然,这祝福似乎有点迟,不过我相信你应该不会介意。”

    “祝福的话,我收下了,至于感谢的话,就不用多说,其实,我也没帮你什么,一切都是你自己醒悟及时,加上你家老爷子的党性始终是那么的坚定。”

    同样喷出一串烟圈,柳啸天却是淡然一笑,因为李幕阳在监狱里的表现相当不错,再加上这次平定京城之乱,李家从中立下不世之功,所以,柳家,彭家,以及刘家和叶家等几位老爷子,便向一号首长了特赦,李幕阳也就因此获得了保释的资格。

    望着柳啸天那张笑脸,李幕阳当即跟着微微一笑,柳啸天虽然婉拒了自己的感谢,但是李幕阳心中却如同明镜,这次他之所以能重获自由,各大世家老爷子的力保是一方面,但是最重要的,还是眼前这个年轻人的说辞,可以说,柳啸天一个人的态度,绝对可以秒杀那几位老爷子的态度,因为这与年纪和威望无关,而是这次的京城之乱,如果没有眼前这位年轻人的及时出手,结局还真得两说。

    正是抱着这样的想法,轻轻甩动了下脖子,李幕阳当即又笑着说道:“不管你怎么想,反正感谢的话,我已经说过了,而且也绝对不会再说第二遍,因为这种事情,说多了都是水,你对我李幕阳,对我们李家的恩情,我只能说,一辈子铭记在心。”

    紧接着,不等柳啸天开口,李幕阳又连忙略显尴尬的说道:“本来这次你大婚,我是想过来,也应该亲自过来说声恭喜的,可是想到我终究还是保释人员,同时也因为以往的那些错误,我就没有过去,免得一个弄不好,反而扫了大家的兴致。”

    “怎么会这样想?大道理我不会说,但是我还是那句话,我们之间本来就没有什么仇怨,曾经你或许做过一些错事,但是也已经为此付出了代价,所以,真不应该纠结过去,未来的日子还得继续,我们得朝前看不是?”

    听到柳啸天这话,李幕阳真可谓是百感交集,在许多人的眼里,尤其是京城某些世家子弟的眼里,眼前这个年轻人或许是个心狠手辣之辈,甚至,在自己未进监狱之前,李幕阳也是这样认为的,可是,经过这一系列的风风雨雨,跌宕起伏之后,李幕阳这才清楚的意识到,只要你不触犯眼前这人的底线,柳啸天其实比谁都好相处。

    想到这,李幕阳顿时苦笑着摇了摇头:“看来,是我太过狭隘了,从而错过了一场盛世婚礼,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

    “不说这个了。”手指轻轻一弹,手中烟头立即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然后落在旁边的冰霜上,望着那最后升腾而起的一丝青烟,柳啸天又连忙笑着问道:“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打算?”听到柳啸天的询问,李幕阳顿时更感苦涩无比:“我还能有什么打算?虽然重新获得了自由,但是,这辈子算是废了,只能是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得过且过呗。”

    说到这里,稍微停顿了下,李幕阳的双眼之中,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一丝悔恨交加的神色:“只是想到李家将因我而败落,这心中确实不是滋味,可惜啊,人生往往就是这样,等你大彻大悟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你错了。”将李幕阳的苦涩表情看在眼里,柳啸天却是递去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呃,怎么说?”

    “不可否认,因为以往的事情,政坛和军队,都已经不再适合你,但是,人生除了这两条路,还有千百条路等着你选,有句俗话是怎么说来着?对,三百六十五行,行行出状元,无法成为一名政客,也难以成为一名职业军人,咱们可以试着从商不是?想想,若干年后,等你建立了一个属于你自己的商业帝国,何尝又不是一种成功?”

    “对啊!”对于段天涯的这个建议,李幕阳顿时双眼一亮,可是,紧接着,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李幕阳眼眸之中那丝光亮,随即又渐渐黯淡下去:“难,李家目前虽然还拥有一些人脉,但是,似乎谁都不是做生意的料。”

    “你又错了,其实政客和生意人有一点是相通的,那就是脑子必须要灵活,而且眼光要毒辣,而你,说句不好听的,没和我彻底走向对立面,就证明你脑子和眼光还不错。”

    “哈哈……”

    听到柳啸天这么一说,李幕阳顿时忍不住发出一阵狂笑,笑过之后,李幕阳又连忙递来一个感激的眼神,他明白,柳啸天之所以这么说,其实是在用他自己的方式,来驱散自己心中的阴霾。

    而凭借李幕阳的这个眼神,使得柳啸天也再一次肯定,眼前这个李幕阳的脑子确实够灵活,于是,低头想了想,柳啸天当即一脸正色的说道:“等我回来之后,我会有一系列的动作,寒月跟在我母亲身边多年,所以,天地集团的事情,我会交给她来打理,而龙盾集团那边,哈尔曼老头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所以我想让他享几天清福,军需品这一块,我会试着交给军方,然后将龙盾集团和南云集团再度整合,从而交给胡念宗。”

    “接下来呢?”柳啸天这一席话,立即勾起了李幕阳的兴趣,凭借他对柳啸天的了解,后者应该还有后文。

    “再接下来,我想抽调一部分资金,和港岛的李家合作,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可以加入进来,到时,启动资金三家平摊,股份我只要百分之二十,条件是我什么都不管,至于谁来担任舵手,你们商量着办就是。”

    柳啸天此言一出,李幕阳不仅没有面露狂喜,反而冲着柳啸天竖起了大拇指,接着又猛然一翻,指尖瞬间指向地面。

    “真心想说,鄙视你,什么就厚颜无耻,我今天总算是领教了,就你这样的安排,你和你身边那些美娇娘,倒是个个落得逍遥自在,而跟着你混的人,可就倒了血霉。”

    “咳…咳…咳…”

    面对李幕阳那鄙夷的眼神,饶是柳啸天一向脸皮够厚,此刻也不禁有些泛红,不过,柳啸天也没多说什么,反正对于他来说,要想用钱束缚他的双腿,那基本是门都没有。

    而对于李幕阳来说,鄙视过后,心里却是又充满了感激,因为他很清楚,柳啸天这是要给予自己一个平台,想想两个合伙人的强大,他李幕阳要是还不能快速站起来,那就真不如直接买块豆腐一头撞死。

    是以,望着眼前的柳啸天,李幕阳接着又满腹豪情的挥了挥手:“行,我这边没什么问题,就看港岛李家的意思是咋样,当然,现在说这些为时尚早,等你从天山回来之后,我们再好好聊聊。”

    “嗯,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先走了。”拍拍李幕阳的肩膀,柳啸天当即微微一笑,然后就准备转身朝白若冰等人的身边走去。

    然而,就在这时,一辆火红的车影,突然朝这边闪电般冲了过来,望着那越来越近的车影,柳啸天顿时暗暗皱了皱眉头,因为他似乎有种预感,麻烦或许又在眼前。

    与柳啸天的愁容不同,李幕阳望着眼前这道火红的车影时,却是暗暗松了口气,注意到这个细节,柳啸天立即沉声问道:“你小子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

    “咳…咳…”连连干咳了两声,李幕阳当即一脸尴尬的说道:“其实吧,在得知你要走的时候,敏君便自己开车去了你家,而我,则是奉命拦在这里,从京城去天山,这里貌似是必经之地。”

    “擦……”

    听到李幕阳这么一说,柳啸天顿时脸色一变,紧接着,用一种近乎要吃人的眼神盯着李幕阳,柳啸天当即咬牙切齿的说道:“我觉得,你小子还是回监狱的好,免得出来继续祸害人。”

    “呃……”

    面对柳啸天的低吼,李幕阳顿时有些无言以对,如果有的选择的话,他也不想来触怒柳啸天,可问题是,李敏君在李家的地位越来越突出,别说是他,就连李家老爷子,现在都很少违背李敏君的意愿。

    眼见车影越来越近,李幕阳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然后便冲着柳啸天贼兮兮的说道:“柳少,其实说句真心话,敏君那丫头还是不错的,你可以试着考虑下,反正你都已经有了这么多,再多一个也没所谓不是?”

    “滚,等老子回来之后再找你算账。”

    恶狠狠的瞪了李幕阳一眼,同样注意到那辆车子越来越近的柳啸天,当即不敢有丝毫的迟疑,转头就冲着白若冰大声喊道:“冰姐,我先走一步,思雨她们就交给你了,咱们天山脚下再汇合。”

    说完,不等白若冰的回答,柳啸天立即双脚奋力一跺,整个人顿时如同一道流星一般,径直朝路边的树林里电射而去。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辆红色的保时捷,已然冲到树林边上,紧接着,从车上跳下来一个面容俏丽,却略显稚气的女孩。

    “老公,等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