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尾声

何妍回来得有些晚,她先把车子在路边停,又从院口的信箱里取了订阅的报刊杂志,边翻看着,边往院子里走。很意外地,她发现了封信,牛皮纸的信封,上面只写了她的名字。

    那是封已经罕见的手写信,信纸上印着淡淡的墨竹,竹枝挺拔凌厉,如纸上的字迹:

    你,何妍。

    写这份信时,你正在我的身边沉睡,而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肮脏的身体却不知被深埋在何处。很奇妙,不是吗?我们隔了年的时光再次相对,隔着生死,你看着我写下的字,而我却贪婪地望着你的脸庞。

    阿妍,我卑劣如昔,却又添怯懦软弱。

    即便是面对着年后的你,我仍没胆量询问句那个孩子是否安。我在心中卑微地期盼着他此刻能够躺在你的身旁,却又自欺欺人地安慰自己,没关系,如果他不能在你的身旁,他起码可以在我的身旁。

    这个我试图用生命来挽回的孩子,他的眉目里是否会有我的影子?

    曾以为自己有千言万语,可待提笔落字才知竟不知能些什么。是我将光洁的你寸寸地扯入地狱,现在却又妄想着你能被我这只言片语打动,很可笑,是不是?

    可我还做过比这更可笑的事情,独自人躲在阴暗的影像室里,像个偷窥者,观看你和梁远泽生活里的点点滴滴,看着你们两个各据沙发的端,做着自己想做的事情,你有时会对着他笑,有时会向他发脾气,有时甚至还会伸出脚尖去踢他,毫不客气地:“远泽,你去给我倒杯水来。”

    每当看到这里,我的心就会妒忌地发狂,却又悲哀地发现自己什么也改变不了,只能幻想着影像里的那个男人如果能换成我,那该有多。

    那不是梁远泽,那是我,是我在你的身边,你是在对着我笑,是在向我发脾气,你伸出脚尖去踢那个男人,是我。

    可那人终究不是我,我也没有梁远泽那样的脾气。

    我不会叫你坐得离我那样远,你坐在我的身边才行,最依偎在我的怀里。你向我笑的时候,我会俯下身去吻你。可你是对我发脾气,我绝对会把你扯过来教训顿。我会去为你倒水吗?我认真的想过这个问题,答案是我也会的,但我更多的应该是指使你:“阿妍,去给我做饭吃,我饿了。”

    很像个精神分裂的幻想症患者,你会不会看笑?

    阿妍,你得没错,我们的切都是错。相遇是错,开始是错,纠缠是错,什么都是错,怎样做都是错。而我此刻只希望,我能够正确地终结这些错误。

    阿妍,对不起,对不起曾带给你那样的伤害,我悔之不及。

    阿妍,我愿意,愿意用我的死亡来结束这错误的切,还你平静的生活。

    阿妍,阿妍,阿妍,阿妍,阿妍。我遍遍念你的名字,希望能记得再牢些,叫它能陪着我走完接下来的黄泉路。

    阿妍,你知道吗?

    我不止次地想,如果那夜我们的开始不是那般不堪,该有多。

    夕阳从旁侧斜打过来,落在纸面上,照得字迹有些恍惚。不知不觉中,有眼泪无声地从眼角里滚落,何妍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只是有些控制不住自己。如年之前,她从妇产医院的彩超室里出来,走不两步就没了力气,只能倚靠在走廊里,手用力掩着口,慢慢地滑倒下去。

    她看到了那个已近四个月的胎儿,那个长得长手长脚,在羊水里游弋玩耍的孩子。它动个不停,活泼欢实,丝毫不知道自己接下来的命运。这样活生生的条性命!

    走廊里人来人往,落到她身上的视线各式各样。梁远泽从等待区里走过来,丝毫不顾忌别人的目光,双手握住了她的肩,抿着唇将她从地上提起来,“妍妍,我们不做手术了,我们回去。”

    她愕然地抬头看他,愣得片刻,这才哑声道:“这是沈知节的孩子。”

    “它也是你的。”他答她,眼中也有矛盾挣扎,可慢慢地,那眼神终于渐渐坚毅,他盯着她,字句地告诉她:“不,它不是沈知节的,它只是你的孩子,以后,它还将会是我们的孩子。妍妍,我们回去。”

    “我们的孩子已经被沈知节杀了。”她怔怔地道,把头抵向他的肩头,把藏在心底的秘密告诉他,“远泽,我们有过孩子,我们的孩子被他杀了,他逼着我去做流产,拿你的命来威胁我。”

    梁远泽的身体于瞬间僵硬,他从不知道他们还有过个孩子,从不知道。

    她着着,终控制不住情绪,孩子样的痛哭流涕,“我恨,我恨啊。他都杀了我们的孩子,我们为什么留下他的孩子?不,我们不留,绝对不留!走,我们现在就去做手术。不能再叫它长大了!”她近乎失控,慌乱地拽着他往前走,“快点,快点。”

    他随着她走了几步,却停了下来,拉住她,“妍妍,我们回家去。”

    她慢慢安静下来,站在那里,茫然无助地看他,轻轻地叫他的名字:“远泽。”

    他伸过手,揽着她的头摁到自己胸前,良久之后,才缓声告诉她:“妍妍,我们和他不样。”

    是啊,他们和沈知节不样,就算他们曾受尽侮辱与伤害,可他们还是不会变为沈知节那样的人。因为不管你受到伤害,永远不能成为去伤害别人的理由。她懂,梁远泽懂,而沈知节却不懂,从来不懂。

    何妍抹干了泪,把信连带着信封同撕碎,扔进了旁边的垃圾箱里。她低下头从皮包里翻钥匙,容易才把钥匙找出来,没等着插进锁里,房就被从里面打开了。

    梁远泽单手抱着孩子,另只手里却拿着奶瓶,用看救星样的眼神看她,口中却是不停地抱怨:“老早就听到你车响,怎么半天不进,在外面磨叽什么呢?以后是这样,再也不放你个人出去了。”

    她不回答,只是笑,可笑着笑着,却不禁红了眼圈。

    其实,生活能够这样便已是极。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