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初见(5)

第5章:初见(5)

果盘里面的东西十分精致,李锦夏光是看一眼就馋的不行,想到代幕寒那种人也许天天都能享受这么好的待遇,她就有些嫉妒。

    一口一口的把果盘里的东西吃下去,有了点东西垫肚子,总算是好受点了。

    吃了一半,李锦夏看了看四周,没有看见代幕寒的身影。

    看来,他去上班了。

    想到这里,李锦夏背脊也直了些,起身之后,朝着四周看了眼。

    果然是有钱人不把钱当钱花,这里随便一样东西,都比她所有积蓄贵重。

    一边的佣人看见李锦夏对这里认真考究的样子,有些鄙夷,真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

    如果不是主人的吩咐,她早就把李锦夏赶出去了。

    看了一会儿,李锦夏也累了,靠在沙发上,双腿搭在一起,思考着一些事情。

    最后,她揉了揉自己的肚子,刚刚只是吃了点水果,不是很饱肚子。

    想到这里,她转头看向一边的佣人,说:“我想吃饭。”

    佣人瞥了她一眼,却没有过多的反应,之后继续站立保持严肃。

    李锦夏暗骂一句,跟着就起身,笑了笑说:“好,你们不给我吃饭,我自己去找。”

    说完,她就起身了,她还不信,这里没有一点食物。

    除非代幕寒他是个神仙,不食人间烟火还差不多。

    找着找着,李锦夏就到了楼上,也许是因为她发起脾气来气场太大,那些佣人想拦都拦不住,看见眼前关着的门,李锦夏毫不犹豫的冲进去。

    “二哈,那是主人的房间你不能进。”佣人在后面追着跑,可是李锦夏哪里肯听,进去之后直接把门给关上了。

    房间单调却不失奢华,李锦夏四周看了眼,最后走到一张沙发上坐下,低头就看见了茶几上面的一碗东西。

    粥?李锦夏双目发光,没有犹豫直接就端起来喝光。

    一碗清甜的粥下肚,李锦夏的肚子很是舒服,不过慢慢的,她就发现了一丝不对劲。

    这粥怎么是热的?难道刚端上来不久?

    代幕寒都不在,要他们端粥进来干什么?

    一瞬间,李锦夏脑海里面涌现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不好!

    李锦夏放下碗立刻就要出去,可是,浴室的门也一下子就开了。

    几乎是一瞬间,两个人的目光就撞到了一起。

    代幕寒腰间系着一条浴巾,头发打湿,刘海微微卷起,配上他那一身脂白色的高贵肌肤,看上去禁-欲感十足。

    “你……”李锦夏往后退了几步,差点跌倒在地。

    看见李锦夏这幅没出息的样子,代幕寒很是头疼,自顾自的走到一边,冷冷的说:“给我吹头发。”

    李锦夏愣了愣,也不知道是不是代幕寒这样子太过帅气,她居然脸红心跳起来。

    “吹头发,或者是让我把你从窗户口丢下去,自己选一样。”代幕寒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像是笃定了李锦夏会过去一样。

    李锦夏瞥了眼窗户,发现这里是二楼,丢下去死不了,可是却会折胳膊断腿什么的。

    代幕寒这个禽兽,他就那么想折磨自己吗?

    李锦夏想了想其中的利害性,慢吞吞的走过去,拿起吹风机,调到一个合适的风度,朝着代幕寒头发吹了起来。

    这还是李锦夏第一次这么彻底的触碰到男人的发丝,软软的,就算是胡乱的吹也不能破坏他原本的造型,甚至摸起来还很有质感。

    就算是和莫辰鑫在一起的时候,她都没有和他这么亲密过。

    察觉到李锦夏的失神,代幕寒目光一沉,趁着她不注意,直接搂过她的腰,李锦夏身体一倾,直接就坐在了他的腿上。

    吹风机不小心打到了代幕寒的脑袋,可是代幕寒却一丝反应都没有。

    “你干什么?”李锦夏说完就要起身,可是代幕寒哪里肯给她这个机会,摁住她的腿不准她动,轻轻出声,问:“刚刚想到了谁?”

    李锦夏杏目圆睁,这下子连基本的忍耐性都没有了,直接就开始挣扎,双手在代幕寒身上胡打乱捶。

    可越是这样,代幕寒抱她越紧,一不小心,李锦夏的衣服也被挣脱了,露出了上半身。

    等到李锦夏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

    代幕寒瞥了一眼,随即直接抱起她,丢到床上以后,欺身而上。

    “唔……你走开……”李锦夏说什么都不肯让代幕寒亲她,胡乱躲避着。

    代幕寒邪魅的勾唇,一只手在她软绵上面抓了把,随后就说:“如果我没猜错,你今天是对我投怀送抱了,对吗?”

    李锦夏不可思议的看着代幕寒,随后就反对:“你胡说,我怎么可能对你投怀送抱?你别想太多!”

    “是吗?”代幕寒低头,霸道强势的堵住她的唇,直到吻得李锦夏身体发软,才渐渐松开她,冰冷的说:“都已经要过一次了,再要一次又有什么区别?不是怪我折磨你吗?从现在开始,用你的身体讨好我,我满意了,自然不会再去折磨你。”

    李锦夏一双眼睛里面,已经看不出来情绪了,代幕寒这个禽兽。

    “怎么了?不愿意?”代幕寒的手指,轻轻摩挲着李锦夏的脸蛋儿,十分期待她的答案,同时也笃定了她的答案。

    “你不觉得你很过分吗?把我囚禁在这里你就这么开心吗?”李锦夏有些委屈,可是内心的坚毅让她一丝想要妥协的表情都没有。

    代幕寒看见她这么生气,慢慢的凑到她耳边,笑着说:“别这样,我会心疼的,你只要告诉我,你现在要不要?”

    李锦夏无奈的看着天花板,现在的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遇见了什么样子的男人,居然这么的无耻!

    想了大概几十秒,受不了代幕寒的拨弄,李锦夏双手撑着代幕寒的肩膀,喘着气说:“那好,那我明天不想去喂马。”

    “为什么?你和他们的感情不是很好吗?我以为你很喜欢。”代幕寒故意那样说着。

    李锦夏瞪了他一眼,闭上眼睛,一脸妥协:“那我现在不喜欢了,明天你必须给我换。”

    代幕寒听完之后笑了笑,低头含住了她的唇瓣。

    顾安星闭着眼睛,虽然内心是抗拒的,但是慢慢的,她的意识也模糊了。

    代幕寒这个禽兽!

    一场翻云覆雨以后,李锦夏已经累的手指头都动不了了,躺在床上,眼睛迷离的看着代幕寒。

    这个臭男人,居然一点也不知道怜香惜玉。

    刚想骂人,谁知道,整个人又被翻过去,代幕寒从后面,要了她。

    等到李锦夏从那场事情中再次醒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在自己的房间,透过窗户,李锦夏发现外面都已经黑了。

    她慢慢的起身,开灯以后,发现床头还有一份餐,准备的十分精致。

    饿的有点发昏的她,快速的吃了起来,看来,代幕寒总算没有食言,讨好他,真的可以有更加好的待遇。

    陪了一次代幕寒,李锦夏总算是没有去喂马了,而是给了她另外一个任务,那就是给花园除草。

    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李锦夏气的都要暴走了,可是奈何,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但是仔细想来,比起去那么远的地方喂马,还不如在花园除草,这样的话,离代幕寒也近一点。

    只有离他近,才有办法讨好他,让他带自己离开这个地方。

    只有离开了这个犹如铁桶的城堡,她才有机会逃走。

    这样一想,李锦夏也释然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