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重生

第2章 重生

2008年四月某日清晨。

    H市的天气现在阴沉一片,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

    叶家大门开着,来参加叶庭深和穆兰的葬礼的人陆陆续续的走进叶家的灵堂。

    叶瑜辰的父亲叶庭深在一周前意外死亡,外面的人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只知道一直体弱多病的叶夫人经受不住丈夫突然去世的打击,当天晚上吞了安眠药,随她的丈夫而去。

    叶家把两人的葬礼合在一起办了。

    外界的人都议论纷纷。

    叶庭深夫妻俩留下了十八岁的儿子和一大笔财产。

    叶氏庞大的家业,现在无人掌管。

    叶庭深的离开,给叶氏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

    有人灵堂内就开始了讨论,“叶家的家主不在了,叶氏是不是要衰败了?”

    “他不是还有一个儿子吗?有其父必有其子,他的父亲那么厉害,能顶H市的半边天,他的儿子肯定也不会差。”

    正在讨论的几个女人开始打量起了在灵堂前的叶瑜辰。

    十八岁的叶瑜辰,身量很高,穿着一身成熟的西装,没有十八岁少年应有的稚气。

    他不应该被称作一个少年,而是一个男人。

    那几个女人又补充,“叶家现在不是还有几个能掌权的吗,年龄比叶家少爷合适多了。叶氏内部估计会有场恶斗。”

    “可惜了,叶庭深辛苦积成的庞大产业,却被旁人惦记着。儿子不一定能得到。”

    叶瑜辰仿佛听到了这边的讨论声,偏过头,眼里满含警告。女人的话一下被噎在了心里。

    灵堂里静了下来。

    叶瑜辰在父母的葬礼上重生了。

    他记得前世,他十八岁那年父亲去世之后,叶氏就被叶庭刚、叶宇父子抢了过去,一跃成了叶氏新的掌权者。

    现在,叶瑜辰重生了。在父母的葬礼上。

    这一世,他不会让上一世的事情再次发生。

    然后,他想到了秋桐,他欠了那个女人一条命。

    上一世的叶瑜辰,在秋桐死后好几次都去墓园看望秋桐。

    墓碑上贴着秋桐的照片,照片上的秋桐只露出了精致的侧脸,凤眼微挑,浓密纤长的睫毛,细腻优美的白颈,目光中含有少有的温柔。

    秋桐这个人,年幼就无父无母,在孤儿院长大,还受尽了欺负,吃尽了苦头。

    她的苦难一半来自唐植和穆琴,另外一半来自于他叶瑜辰。

    可到最后,秋桐选择了救他。

    只是为了偿还他曾经在孤儿院不轻不重的照顾。

    天突然下起了大雨,伴随着一阵一阵的雷声。

    来不及离开的叶瑜辰踩滑在了秋桐的墓旁,头正好撞在了尖锐的石块上。

    醒来的时候叶瑜辰已经在父母的葬礼上了。

    叶瑜辰不得不接受他现在的状况。

    伸手接了张管家递上的咖啡,提了一下神。

    哑声吩咐道,“我想看看我母亲。”

    张管家愣了愣,惊讶于少爷的冷静。

    张管家把叶瑜辰领到了穆兰的房间里。

    穆兰是个温柔的女性,且教育有方,叶瑜辰就是最好的证明。丈夫的离开让本来就患病的她再也经受不住病痛的折磨,选择随丈夫而去。

    叶瑜辰走到了穆兰的遗体前,跪了下去,手轻轻的整理母亲的头发,穆兰生前是一个优雅端正的女人,不能容忍自己有一丝杂乱的头发,作为她的儿子,叶瑜辰要保证母亲以体面的形象入葬。

    上一世,葬礼被叶瑜辰安排得十分的得当,所以有两世记忆的叶瑜辰一点也不担心。

    临近中午,送葬礼的队伍终于开到了墓园。

    天空下着绵绵细雨,有慢慢变大的趋势。随来的人全部都是撑着伞,只有叶瑜辰一个人孤身站在雨里,雨水顺着他的额角流下,看着像流泪的样子。

    结束后,参加葬礼的人全部都走了,留叶瑜辰一个人在墓园,跪在父母的墓前,直到天黑了,张管家止不住心疼,上前提醒,叶瑜辰才起身回了家。

    回家后,叶瑜辰冲了个热水澡,把下人们都叫到大厅。

    “这个家以后会多一个新主人,就是叶家的小姐,谁敢怠慢,恕我不会手软。将他赶出叶家。”

    叶瑜辰想的是,既然自己重生了,他欠秋桐的,自然该补偿她。

    上一世的秋桐有一个不幸的童年,这一世,叶瑜辰想让秋桐像其他女孩一样幸福的成长,不要再像上一世一样,只活在仇恨之中,失去了一个女孩该有的善良。

    张管家和王妈皆是一愣,不过没有反对叶瑜辰的决定。

    王妈:“现在少爷算是这个家的老爷,那小姐是……”

    难道是私生女?少爷才十八岁,不可能,童养媳?

    王妈自己吓了自己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