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收养她

第3章 收养她

第二天,叶瑜辰来到向善福利院。

    大院开着门,里面有大概几十个孩子,叶瑜辰一眼看到了蹲在了角落里的秋桐,像是有感应般的,秋桐也朝叶瑜辰这边看了过来,不过很快,秋桐又低下了头。继续做着她手上的手工活。

    看到秋桐还算安好,叶瑜辰暂时离开了福利院。

    离开的叶瑜辰没有看到挨了几棍子的秋桐。

    ……

    叶瑜辰没有考虑叶庭刚父子会对叶氏做什么,会不会趁机吞了整个叶氏,或者说去担心他们的狼子野心。

    不过父母的葬礼还是要妥善处理,叶瑜辰又忙了两三天,到第三天下午的时候,他才去律师事务所,问收养一个孤儿要走的法律程序。

    随后,吩咐了张管家,带了几个下人,顺便带上一个叶家的律师。

    叶瑜辰是向善的常客,每隔不久就会来这一次,带上孩子们喜欢的零食和玩具,最重要的,是会带去一笔不小的善款。

    其实,叶瑜辰并没有多大的善心但是他的母亲穆兰有,穆兰年轻的时候就热衷于公益,经常在福利院做爱心捐赠,她喜欢这样的事情,更喜欢那群可爱的孩子。后来嫁给叶庭深之后,当了叶太太,也没中断过。

    不过,穆兰的身体越来越差,患病之后,叶庭深就更加心疼妻子,不让她去做这么累的事情了,而自己又没有时间,只能让叶瑜辰去替母亲去做她想做的事情。叶瑜辰也没有多花时间在这上面,最多不过是多花些钱,可福利院上下的人就喜欢这点。

    上一世的叶瑜辰,在穆兰死后,也就是叶瑜辰十八岁以后,基本上就不来福利院了,更不记得秋桐,救过秋桐的记忆也非常的模糊。

    傍晚,叶瑜辰带着几个下人进了福利院,天已经黑了,福利院的院子里现在一个人也没有,加上叶瑜辰没有跟提前跟院长打声招呼。

    不过,几个人总是会弄出点动静,耳朵灵敏的的人都能听见声响。院长听到声音就出来了,见到是叶瑜辰便抑制不住兴奋。

    “叶少爷怎么也不打个电话?好让我们迎接你。”

    叶瑜辰没有回答她,眼神淡淡的扫了她一眼,继而示意旁边的律师,蒋奎一下反应过来,把手上的资料递给院长,“我们家少爷这次来,是想收养一个孩子。”

    院长听了更加兴奋,想着把院子里的孩子全部叫出来,让叶瑜辰一一挑选,总有一个能挑中。

    向善以后也有有个依靠。

    叶瑜辰看出来她在想什么,挑了挑眉,脸上也有了一丝表情,“我要收养秋桐。”

    院长怔了一下,有点失望,不过几秒之后,脸上还是挂满了笑容,“那个孩子呀,又乖巧又听话,是个难得的好孩子,福利院的人都挺喜欢她的。”院长一边说一边翻着孤儿院的孩子名单。

    随后,院长奉承着把叶瑜辰他们领进了福利院的后院。

    秋桐住在一个偏僻的小屋子里,门是只有特别薄的一层那种,窗还透着风,靠近窗的地方放着一张床,床上孤零零的躺着一个孩子,裹着被子蜷缩成一团。

    叶瑜辰站在离床大概有两米外的地方,没有上前,也没有让院长去叫醒她。

    突然,叶瑜辰想起了上一世秋桐死的时候,惨白的脸,倒在血泊中一片红的她,是自己欠了一条命的人。

    最终,叶瑜辰还是定了定神,慢慢的走到了床前,轻轻的掀开了秋桐被子。

    缩住一团的孩子没有醒过来的样子,动也不不动,叶瑜辰心一紧,低下头细细查看,发现那孩子后脑和眼睛都裹着白色的纱布,脖子和脸上有干涸的血渍。

    叶瑜辰一阵心惊,轻轻推了推秋桐,还是没有半点反应,叶瑜辰加大了力气,不小心把秋桐滚了一圈,秋桐变成了平躺在床上,脸色煞白,嘴唇都失去了血色。

    “快打120!”叶瑜辰吼道。

    站在叶瑜辰后面的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被叶瑜辰吓得愣住了。

    叶瑜辰只能又提高了音量,“张管家,快叫急救车!”

    在等急救车这期间,叶瑜辰弄清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原来是几个孩子与秋桐发生了言语冲突,然后动起了手,秋桐被打伤了眼,头被推撞在了桌角上。

    现在参与打架的孩子已经被惩罚,现在正关在小黑屋禁闭。

    叶瑜辰凌厉的眼神瞥了说话的女老师。眼里的怒火不言而喻。

    女老师站在叶瑜辰对面,一动不动,手脚发抖。

    急救车来的时候,叶瑜辰亲自把秋桐抱上了急救车。车里满是消毒水的味道,医生和护士把秋桐从叶瑜辰手上接过来放在了急救车里的床上。

    秋桐还是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小小的一个,蜷缩成一团。衣服上有些干了的血渍。

    叶瑜辰想起了上一世,叶瑜辰后来去查了秋桐的资料,联想到秋桐这样的年纪,才八岁,到后来的成就,虽然她做的大部分是不正当的生意,上不了台面,可是她一个女孩,要经历多少的苦难才能熬到那样的地位,有能力去和叶氏和唐氏抗衡,达到势均力敌的水平。

    车很快就到了H市最好的医院,秋桐很快就被送进了急救室,叶瑜辰叫来了全院最好的医生给秋桐做检查。

    秋桐的检查结果很快就出来了,是脑神经压迫导致的视网膜受损。需要马上进行手术。

    叶瑜辰靠在手术室外的墙上,皱着眉问“这手术风险大吗?对她的视力会有影响吗?”叶瑜辰知道上一世的秋桐是高度近视,左眼是瞎的。这个对于一个爱美的女生来说,未免也太过残忍了。

    主治医师回道,“这得看手术成功后的恢复情况了,不过不至于失明。”

    叶瑜辰隐隐约约的松了一口气,他想起了上一世的一些事情。

    秋桐的左眼是瞎的,没有几个人知道,这个是秋桐的一个秘密,而叶瑜辰撞破了这个秘密。

    叶瑜辰去参加一个高级宴会,宴会未开始,叶瑜辰在楼道转弯处看见了一个蹲在地上,不知道在摸索什么的女人,本来踩着高跟鞋,穿着晚礼服的女人现在十分狼狈。

    叶瑜辰的脚下恰好有一副眼镜,他好心捡起眼镜,然后准备去递给那个女人。

    她一抬头,叶瑜辰立马就认出来了。

    叶瑜辰一下停下了动作。

    秋桐接过眼镜,不急不慢用手纸把眼镜擦干净,握在手里。

    然后柔声说道,“你快离开吧,就当没看见,我不想听到我是瞎子的流言。”

    顿了顿,唇角弧度上扬,又补充“不然让我看到你的脸,我会忍不住让你出不了这个宴会的大门。”

    叶瑜辰这才注意到她的左眼不似右眼,像是装饰物一般。

    叶瑜辰想两个人都有深仇大恨了,不必再去添上一笔。迅速的离开了现场。

    站在手术室外的叶瑜辰,终于知道了秋桐失明的原因,心里怜惜起来她,所以他更加希望能够改变她的命运,不让她再去体验一次失明的痛苦。

    叶瑜辰回过神的时候,医生刚好叫签字,幸好带了院长随同,叶瑜辰赶紧叫院长在手术同意书上签了字。

    自己还没有正式收养秋桐!

    不知怎的,叶瑜辰觉得上一世那么骄傲的一个女人,跪在地上摸索的样子令人怜惜任何时候都强势的她,那时候却那么脆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