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挥剑斩星辰!

第4章 挥剑斩星辰!

寻着记忆,叶天抱着唐嫣然来到了清水市外的青山山腰处。

    在这里,有着一栋民房,乃是叶天的爷爷去世之前所留下的唯一遗产。

    老人家死后,叶天并不愿意搬离这间民房,唐嫣然无奈,只能搬了进来。

    两人住在这间并不大的民房里,叶天睡在卧室,唐嫣然则是搬了一张折叠床放在了客厅。

    将唐嫣然缓缓平放在卧室的床上,看着那绝美的脸庞上浮现出的甜美笑容,叶天不禁莞尔。

    “这小丫头之前还让我带她离开,如今在睡梦之中竟然还能露出这般笑容,当真没心没肺。”叶天摇头一笑,而后便出了门。

    顺着山间小道,叶天缓步爬上青山之巅,看着那夜空之下浮现出的满天星辰,眼眸之中多了一丝惋惜。

    “月明夜,紫禁巅,一剑破飞仙……”

    “如今,我又回到了这片熟悉却透着陌生的土地上,故人,不在了……”

    “孤城,你已不在,这世上,谁还配让我用剑……”

    “当年你我决战紫禁之巅,这星辰曾与日月争辉,如今,却已这般暗淡……”

    “罢了,你已不在,这星辰,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叶天呢喃自语,说话间,并指成剑,手臂由下而上,向着星空之中那几乎已经无光的星辰挥去。

    末了,叶天盘膝于地,呼吸随之变得均匀。

    青山之巅,仅仅只是给他带来了些许的感慨,他明白自己要做的事情。

    留在地球,终究不是办法,唯有再修仙道,唯有达到仙道极致,他才有一丝可能完成他这毕生的心愿。

    与他再战一场,再酣畅淋漓的挥剑!

    再世为人,他看得通透了许多,心中的牵绊也放下了许多。

    曾经为剑道,他舍弃了一切。

    如今,却只想过上一些平淡的生活,体验人生百态。

    “除了你,已无人能让我有再战之心……”

    吐纳之法为修仙之道,而此刻叶天所运转的,并非是普通的吐纳之法,而是曾经他在仙界击杀的一位修士所修习之法。

    此法能让身体于灵气之中淬炼,修到大成,拳可碎金裂石,飞剑无法伤之。

    当年仙界的那一场恶战,已是让他明白了此法的妙处,若是配以他已领悟到极致的剑道,便是最强的矛与盾!

    届时,他便要再战那八十一道天雷!

    再会一会那狂妄自大的天道!

    唯有修炼此法,他方能继续追求剑道,追求更为极致的剑道,追求与那天道抗衡的剑道!

    灵气随着功法的运转,缓缓流入叶天的四肢百骸。

    青山人迹罕至,灵气相较于其余地方更为充裕,在此处修炼,叶天能够感觉到自己如今的身体有着明显的增长。

    “一夜之后,便能突破至建基初期。”

    叶天的眼眸之中闪过一抹精光,继续运转功法。

    “师父,这人……该不会是个傻子吧?”

    青山山巅,一位穿着古朴华服的中年人,恭恭敬敬的看着身侧那位已经年过七旬的老者,脸上满是错愕。

    此刻,两人站在叶天背后远处的林子里,面面相觑。

    “呵呵,想要追求剑道倒是没错,只是,这想要挥剑斩星辰却有些过了,即便是我,如今也只能断金裂石罢了,他若勤奋一些,到了我这个年纪或许也能够做到,届时,他才会知道挥剑斩星辰是何等的困难。”

    若是有人在此,定然是能够发现,这位老者,便是华夏已经消失了数年之久的一位传奇人物。

    在如今这个科技化信息化的时代,能够使用冷兵器的人已经不多。

    而此人,便是华夏数年前已经将剑道修炼至登峰造极之境的剑圣——剑来!

    剑来原名唐天豪,自幼便出生在武学世家,三岁便随父亲习武,五岁便已是如今华夏的古武门派之中被人称之为武道神童存在。

    十岁之时他家中多数修武之人已不再是他对手。

    十八岁之时他继承了家主之位,击败他的父亲,仅用了三招!

    二十三岁,他开始钻研剑道。

    二十四岁,他包揽了全球任何与剑有关的奖项!

    三十岁,他便已有了剑痴之称,从此改名——剑来!

    直到他五十六岁,一剑击败华夏第一拳法宗师,被所有修武之人称之为剑圣!

    六十岁,因再无敌手,他将家族托付于后人,踏遍华夏,只寻能接其一剑之人!

    此刻,他已年过七旬,脸上满是岁月所留下的痕迹,眼瞳之中的那一抹锐利早已不在。

    他身边的,便是他游历华夏之时所收的弟子,名为黄震宇,乃是一位庞大家族的长孙,自幼便痴迷武学不问世事。

    “多半是那些家族子弟,罢了,暂且观察一段时日,若是他一个月后还能在这山巅之上,你就去将他收做你的记名弟子吧。”唐天豪那深邃的眼眸之中多了一丝无奈。

    他与黄震宇每夜会在青山之巅修习,这在华夏已经不算是什么秘密,偶尔也会有一些想要巴结笼络之人上山来。

    只是,像叶天这样的人,他倒是从未见过,如此别出心裁的巴结手法,倒是让唐天豪为之莞尔。

    也仅仅只是如此罢了。

    叶天的做法,他并不意动,让黄震宇收其为记名弟子,也只是为了打发了叶天,也省得日后他来打扰他们师徒二人钻研剑道。

    “这些家族的人实在是可恶,我曾三令五申让他们不要来打扰师父清修,如今却用了这般奇葩的手法。”黄震宇也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在他们看来,叶天之所以会说出那些话来,只是为了引起他们的注意而已。

    相较于那些前来拜师的世家子弟,叶天也仅仅只是用的方法别出心裁了一些。

    “今夜便到此为止吧,外人在此,我不便指点你太多。”唐天豪摇了摇头,深深看了叶天一眼,尽管叶天只是背对着他,唐天豪的脸上还是露出了一丝笑意。

    “师父,你笑了?”黄震宇大为惊讶,自从唐天豪登上剑道巅峰,他已经不知道唐天豪有多少年没有笑过了。

    这在黄震宇看来,是因为寂寞,因为没有对手的寂寞。

    高处不胜寒……

    “只是觉得他这笼络的手法有些新意,没有其他的意思,下山吧。”唐天豪摇了摇头。

    两人走到山下后黄震宇便将收音机拿了出来。

    唐天豪平日里没有什么喜好,唯独喜欢听听这世间的奇人异事。

    “据天文台有关负责人发表声明称,宇宙之中出现了一种从未被人类所探知的力量,就在刚才,一颗恒星被那股未知的力量所毁灭。”

    “天文台发言人称,这颗恒星的巅峰是在明朝紫禁城建成之后,这些年已经暗淡了不少,但是至少有数百年的生命。就在刚才,这颗恒星被那股力量从中切开,天文台有关人士推测,这极有可能是一股宇宙里从未出现过的一种力量,破坏力极强!”

    听着收音机内传来的声音,两人几乎同时停下了步伐,面面相觑。

    脑海之中,不禁浮现出了叶天那盘膝而坐的背影。

    并指成剑,挥剑斩星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