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戏耍眼睛哥

第5章 戏耍眼睛哥

袁思宇漫步在街道上,心里有一丝庆幸,辛亏自己无意间学到了东瀛忍术,不然非得让那些武警打成马蜂窝!

    如果是以前的袁思宇根本不会出手相救老人,毕竟老人的生死关他屁事,不过在经历车上医治好老人受到乘客们的刮目相看后,袁思宇的心境改变了一些,有时候救人其实也蛮不错的,更重要的是袁思宇对老人并不反感,反而有一丝好感,不过看着老人的架势,袁思宇知道那个老人不简单!

    以前一栋栋矮小的居民楼,目前已经全部变成了高楼大厦,走着,走着,看着变化极大的c市,袁思宇忍不住感叹道:“五年了,五年了,没想到c市发生了如此巨大的变化,c市的发展真是快啊!”突然袁思宇的目光落在了c市最高最壮观的那栋大厦上。

    “凌氏集团!”袁思宇看着大厦上面横着大大的四个大字说道:“或许就是因为它c市才变化得如此快。”

    收回目光袁思宇继续向前走着,c市的变化怎么大袁思宇也没有多关心,他关心的是爷爷的生活不知道改变了没有,想起爷爷,袁思宇忍不住摸了摸鼓鼓的腰包,抬起头看着对面一栋百货大楼暗暗想到:“爷爷辛苦了一辈子也没有穿些好的,吃些好的,给爷爷买些好看的衣服,好吃的东西也许爷爷会很开心。”想着,袁思宇的脚步开始向百货大楼移动。

    百货大楼就在对面,穿过眼前的小巷就到了,可是就在袁思宇走到小巷中间的时候,突然小巷的尽头出现了几名凶神恶煞的大汉,前面带头的就是之前大巴车上的眼镜男,每人手里分别拿着铁棍和砍刀,袁思宇不想和他纠缠转身向后走去,刚走出几步,后面有出现几名拿着武器的大汉。

    “小子,还想走吗?”眼镜男慢慢的走向袁思宇说道:“坏我眼镜哥的好事,岂能轻易就饶过你!”

    袁思宇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看着眼镜男点头哈腰的说道:“眼镜哥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就饶过小的,小的家里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岁孩子,你打伤了我,谁挣钱养家啊,再说打我岂不是脏了你的手?”

    “哈哈......”旁边一名提着铁棍的大汉指着袁思宇忍不住笑道:“眼镜这就是你说的高手?他是高手?哈哈.....你要笑死我不成?”

    “哈哈....”周围的大汉跟着笑了起来,本来听眼镜说是高手,大家还小心的防范着,现在看见这小子这幅熊样,不由得放松了警惕。

    眼镜男对袁思宇突然的转变十分的奇怪,听见同伴的取笑,心里怀疑难不成之前这小子是装出来的?自己看错了?仔细的打量了一番袁思宇,这小子这个时候怎么看也不像是高手,更像是民工,于是说道:“小子,你坏我好事,不教训你我眼镜在道上可怎么混,这样,你自废一只手我便放了你!”

    袁思宇很是为难,沉默了好一会说道:“眼镜哥,废掉我的手,我至少就要在家里休养几个月,休养几个月就挣不了一分钱,我八十老母,还有三岁孩子,谁来养的,眼镜哥是好人,也不忍心看着他们饿死?”

    “你老婆不能养吗?”眼镜条件反应的问道。

    袁思宇可怜兮兮的说道:“不瞒眼镜哥我老婆跟别人跑了!。”

    “哼!”眼镜冷哼了一声:“我不管你有多可怜,今日不废你一只手我绝不会罢休。”

    “你确定你要废掉我一只手?”袁思宇突然脸色一变说道。

    眼镜男吓了一跳,这小子刚才的眼神好可怕,随即又仔细的看了看袁思宇,说道:“没错,小子你是自己动手,还是我帮你?”

    袁思宇重重的叹了口气说道:“眼镜哥,把刀给我,我自己来!”

    眼镜男迟疑了片刻,看着身边有那么多同伙也不担心袁思宇跑掉,于是便把手里的砍刀扔给袁思宇,袁思宇接过砍刀,对着自己的胳膊,望着上空说道:“老母,孩子,我对不起你们。我好后悔,我真不该多管闲事得罪眼镜哥,我......”

    “小子你还有完没完,废掉一只手又不会死,你说什么遗言啊?”眼镜男不屑的说道。

    袁思宇点了点头说道:“眼镜哥,在我废手之前我求你一件事。”

    “求我一件事?”眼镜男疑惑的问道,随即说道:“说,什么事?”

    “我废掉手之后,你可一定要把我送到医院把手接回来。”袁思宇很是老实的说道。

    “把手接回来?”眼镜男一愣,突然反应过来:“你这小子存心耍我是不是,废了岂能接回来,那不是和没废没有什么区别,别磨磨蹭蹭的了,赶紧动手,不然我动手那可不是一只手的问题!”

    袁思宇重重的点了点头,握紧砍刀对准自己的手臂,就在大家认为袁思宇就要砍下的时候,袁思宇又突然冒出一句:“不知道会不会疼!”

    眼镜男彻底的被袁思宇打败了,跨步上前一把抢过袁思宇手里的砍刀大骂道:“你还是不是爷们,不敢砍,我帮你。”说完眼镜男一刀对着袁思怡的胳膊砍了下去!

    “等等。”袁思宇突然大喊一声。

    眼镜男不得不停住砍下的砍刀,望着袁思宇说道:“小子,又怎么了?”

    “哇塞,你们快看飞碟。”袁思宇突然指着上空说道。

    眼镜男包括其余大汉同时望着天空,就在这时,袁思宇一个闪身绕过几名拦路的大汉,一溜烟跑了。

    “哪有什么飞碟,你小子骗人,咦,人呢。”眼镜男看着袁思宇不见了,意外的说道。

    “那小子跑了,快追快追!”一名大汉指着已经跑出巷子的袁思宇说道。

    “妈的,你小子竟然耍我,老子砍死你。”眼镜男提着砍刀追了上去,刚刚追出巷子的时候,大家看见袁思宇跑进了百货大楼,眼镜男还想追上去,身边的大汉拦住了眼镜男说道。

    “算了,眼镜,他都跑进百货大楼了,追进去也不一定能找到他,他也怪可怜的了。”

    另外一名大汉也诚恳的符合道:“是啊,眼镜,人家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岁孩子,连老婆都跑了,你就发发慈悲放过他!”

    “我从没见过像他这样可怜的人,其实刚才我也不忍心下手啊。”眼镜男摇着头说道。

    摆脱了眼镜哥那些小混混,袁思宇疯狂的在百货大楼采购,在他采购的时候身后一位导购员和一名百货大楼的保安一直跟着他,因为看着穿着迷彩服的袁思宇怎么看怎么猥琐,不像是有钱人,而他尽选贵的买,整个购物车已经装得满满当当,至少价值好几万,他们不相信袁思宇能付得起这么多钱,不盯他准不定这小子会跑。

    当然袁思宇也发现了后面的两人,微微一笑摇了摇头,没有去在意,毕竟这个社会是现实的,势力的人从来不曾缺少。

    买了一些补品之后袁思宇又向服装区走去,看着袁思宇直奔高级服装区,后面跟随的导购员连忙抢先跑到高级服装区在服装导购员耳边窃窃私语,说完之后服装导购员还鄙视的看了一眼迎面走来的袁思宇,然后又跟身边其他导购员说着什么来着。

    袁思宇在服装区逛了一大圈,没有一个人过来引导袁思宇购买,袁思宇知道这是她们故意刁难他,也没有去在意,在一件貂皮大衣前停了下来指着貂皮大衣对身边不远处的一名导购员说道:“那个,你过来把这件貂皮大衣取下来给我看看。”

    女导购员走到袁思宇的身边,扫了袁思宇一眼,抱着双手说道:“小子,这衣服价值两三万,你买得起吗?”

    袁思宇皱了皱眉,刚要开口大骂,一个声音传了过来:“小丽,你这是什么态度?难道这就是你的工作态度?”一名长发飘飘,身材高挑,一身白色连衣裙的漂亮女子走了过来说道。

    看着这个女子,袁思宇眼睛一亮,真是个极品女人。

    小丽走到女子身边,理直气壮的说道:“陈经理,你看这小子能买得起这价值四万的貂皮大衣吗?”

    女子扫了袁思宇一眼接着对小丽说道:“顾客就是上帝,我无数次的告诉过你,难道你忘记了公司的守则?还是你不想在这里干了?”

    小丽心里很憋屈,想要反驳一时间又找不到反驳的话,只好不甘愿的说道:“经理,我错了。”

    “好了,去工作。”女子淡淡的说道,随即又对一旁围观的导购员说道:“你们都没事吗?”

    听见女子的话,围观的导购员撇着嘴不满的离去,其中还有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刚来的新经理你拽什么拽,不就靠着关系进入公司的吗?”

    袁思宇听见了,敢情这陈经理是刚上任的,女子当然也听见了,眉头皱了皱,没有去理会,然后微笑着对袁思宇说道:“先生我是这家百货公司的经理,对于刚才的事情,我向你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