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刁蛮任性的大小姐

第005章刁蛮任性的大小姐

“杏林春?”赵丹凤喃喃说了一声,想了半晌也没想起古阳有什么杏林春。

    “就是一个中医馆!”柳下惠一边说着,一边去自己的帆布包里找师傅交给自己的那封信,想将上面的地址给赵丹凤看。

    柳下惠在帆布包里翻了一遍,也没有发现那封信,顿时愕在原地。

    “柳大夫,怎么了?”赵丹凤这时问了一句柳下惠。

    “怎么可能!”柳下惠这时连忙将帆布包里的东西全部倒了出来,色.情杂志掉了一地,足足有二三十本之多,看的赵丹凤和陈旭目瞪口呆。

    柳下惠却若无其事的坐在地上,一本一本的翻看着杂志,心想信封会不会无意间夹到其中一本杂志里去了,但是当他翻遍了所有的杂志,结果还是一样的,信件丢失了。

    “柳大夫……”赵丹凤无法想象一个大夫的包里居然放着这么多的色.情杂志,诧异地看着地上的柳下惠,“你这是……”

    柳下惠并没有理会赵丹凤,心中在努力回忆可能丢失信件的地方,最终脑中一亮,“肯定是那个大胸脯的女警,杨然在翻我包的时候弄丢了!”

    赵丹凤这时只感觉头晕脑胀,之前对柳下惠的好印象,完全在这一刻崩溃了,本来还决定无论如何都要留下柳下惠的决心,在这刻也动摇了。

    任凭柳下惠的医术真是举世无双,就算柳下惠外表邋遢,不修边幅,这些赵丹凤都能忍,但是赵丹凤无论如何不能忍受这么一个色.情狂留在自己宝贝女儿身边。

    “小陈,送柳大夫出去吧!”赵丹凤微叹了一声,对身后的陈煦轻声说了一句。

    柳下惠这时将整个包翻了一个遍,也没有找到师傅交给他的信件,正头疼时,却听陈煦这时走来对柳下惠道,“既然柳大夫不求报酬,梁太太对此也格外感激,那么就不打搅柳大夫宝贵时间了!”

    柳下惠自然看出陈煦是帮赵丹凤下了逐客令,也不多说什么,心里此时一心记挂着那封信,本也无心再留在这里了,立刻收拾好东西,朝着门口走去。

    “等一下!”正在这时,身后传来了一个女子的声音,明显不是赵丹凤的声音,听着比赵丹凤还要年轻,“妈,你不能让他走!”

    “绮绮,他……”赵丹凤正坐在病床前,这时见床上的女儿突然坐了起来,连忙道,“我们要给他钱,他不肯收,我看就算了!”

    赵丹凤本来想将柳下惠藏有大量色.情杂志的事告诉女儿,但是不知道如何启齿。

    “不管怎么样,他是我的救命恩人!”绮绮这时对赵丹凤道,“我们不能就让他这么走了,我也猜到他不会收钱!”

    绮绮说着从床上下来,赵丹凤连忙道,“你病还没好,不能下床!”

    “喂!”绮绮不理会母亲的劝告,走到门口,对着柳下惠道,“反正你一时找不到杏林春,不如让我妈帮你找,我看你的样子,连住宿问题都没解决吧?”

    柳下惠这时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女子,这时才是第一次仔细地看清了这个被自己救下的女孩样貌。

    绮绮穿着白色的病号衣服,身子显得那么的单薄,脸色显得那么的苍白,头发略有凌乱的披在肩膀上,眼睛大而无神地看着自己,在灯光的照耀下,就好像折翼的天使一般。

    “我……”柳下惠说到这里,肚子突然咕噜叫了一声,中午将最后的钱用光后,至今还没吃过东西呢,尴尬地冲着绮绮笑了笑。

    “妈!”绮绮这时转头对赵丹凤道,“不管怎么样,我都要留他做我的私人医生,您平时不是也经常教育我,要知恩图报么?况且他医术高超,留在我身边,您不是就更放心了么?”

    “私人医生?”柳下惠眉头一动,诧异地看着眼前的女孩。

    “绮绮!”赵丹凤这时拉着绮绮的手,“妈妈有话和你说!”

    赵丹凤本来的确是有此打算,不过看到柳下惠一包的色.情杂志后,已经完全打消了这个念头。

    “对不起!”柳下惠这时对绮绮与赵丹凤道,“我恐怕做不了你的私人医生,我还有其他重要的事!”

    “你在找一封信?”绮绮这时看着柳下惠道,“一封牛皮纸信?”

    “你怎么知道?”柳下惠睁大了眼睛看着绮绮,“难道……”

    “你的信在我这里!”绮绮淡淡地道,“只要你答应我的条件,我就还给你!”

    柳下惠本来以为信是被杨然搜查包裹的时候掉了,没想到在绮绮这里,不过细细一想也有可能,也许就是自己救她的时候掉在救护车上了。

    “还给我!”柳下惠立刻对绮绮道。

    “如果你不答应,我就毁了那封信!”绮绮这时对柳下惠道,“你就永远见不到那封信了!”

    柳下惠顿时无语,不明白这个丫头,为什么一定要逼着自己做她的私人医生。

    “绮绮,不要任性……”赵丹凤这时对绮绮道,“如果你真的拿了人家的信……”

    “妈,你和小陈先出去一下!”绮绮这时用恳请的眼神看着赵丹凤,“我想单独和他聊两句!”

    赵丹凤犹豫了一下,还是拿起包朝着门口走去,打开门后还不忘回头对绮绮道,“有什么事就叫妈妈,我就在门外!”

    等赵丹凤和陈煦出了病房,将房门关上后,绮绮坐回了床上,看着一脸诧异地柳下惠道,“你是不是很奇怪,我为什么一定要留下你?”

    柳下惠没有说话,走到床前看着绮绮,他清楚绮绮这么问了,自然就会自己解开答案。

    “你以为我会知恩图报?”绮绮这时看着柳下惠的眼神有些怪异。

    “没指望!”柳下惠立刻摇头道。

    绮绮此时已经完全没了之前那种病态无神的样子了,立刻对柳下惠道,“你是救了我的命,但我一点都不感激你!”

    “不奢望!”柳下惠想不出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她,“你能把信还我,我倒是谢谢你!”

    “你当时是怎么救我的?”绮绮这时问了柳下惠一句,没等柳下惠回答,绮绮立刻冷声道,“你当着那么多人面前脱开我的衣服……”

    绮绮说到这里,柳下惠顿时明白了,当时救人心切,实在没有顾及到这么多,他也清楚当时的绮绮是有意识的,没想到这倒成了她恨自己的理由了。

    “既然你恨我,为什么还要留我做你的私人医生?”柳下惠这时问绮绮道,“算了,你们这种千金大小姐,我惹不起!算我救错了你,我向你道歉,我应该见死不救的,行了吧?信可以还我了吧?”

    “做我的私人医生喽!”绮绮这时得意地冲着柳下惠道,“况且,我给你介绍了工作,对你来说有什么亏的?”

    “知恩图报?哼哼,还真看不出来!”柳下惠冷冷一哼。

    柳下惠这时心中一动,绮绮从救护车到医院,应该还没有去过别的地方,如果信真在她手里,应该就在这个病房里。

    既然绮绮将信当作要挟他的东西,就肯定藏在自己身边。

    想到这里,柳下惠立刻冲着床边走了过去,推开绮绮,掀开被褥,又拿开枕头,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别找了!”绮绮不但没有生气,反而笑着对柳下惠道,“我会这么傻的放在床边么?”

    “你到底要怎么样?”柳下惠这时怒目瞪着绮绮,立刻脱掉自己的汗衫,袒胸露乳地站在她面前道,“信不信我现在非礼你?”

    “你不妨试试!”绮绮不但没有害怕,反而朝着柳下惠冷笑道。

    “这刁蛮下头到底是什么人哪?”柳下惠不禁多看了绮绮一眼,最终叹气道,“不就是脱你衣服了么?我现在也脱了,咱俩就当扯平了!”

    “你不是要非礼我么?”绮绮笑着对柳下惠道,“我还以为你真有这胆子!原来也只会说,不会做!哼哼!”

    “你……”柳下惠还真是想不出其他办法,这时立刻道,“算了,男子汉大丈夫不和你一般见识,那信我不要了!”

    “这是你说的?”绮绮似乎也没意料到柳下惠会这么坚决,“你千万别后悔!”

    “别!”柳下惠已经后悔了,连忙道,“我也想答应,但我可没有医生执照!”

    “你没有医生执照么?”绮绮诧异地看着柳下惠,随即笑道,“那你就是蒙古大夫喽?”

    “没有医生执照和救人是两码事!难道见义勇为还要有执照才行么?”柳下惠连忙道,“我可是神医柳下惠唉!哼哼!”

    “是嘛?”绮绮犹豫了一下,立刻道,“那我就更要留你在身边喽!嗯……你去学校做校医助理吧,不过要随叫随到!”

    “好,我答应你了!”柳下惠想也不想,立刻道,“信可以还我了吧?”

    “你当我傻么?”绮绮这时笑道,“既然你答应了,你就好好去做,反正你也没找到你要找的地方,给你信也没用,先做一段时间,我看你表现再说吧!”

    “妈……”没等柳下惠说话,绮绮立刻冲着门口叫了一声。

    赵丹凤闻言立刻打开了门,好像深怕女儿被柳下惠非礼一样,刚进门就见柳下惠赤.裸着上身,着实吓了一跳,不过见房内相安无事,这才嘘了一口气。

    柳下惠见此时的绮绮眼神又恢复了之前的样子,立刻从阴险狡诈的西太后变成了楚楚可怜的林黛玉,暗道这个女孩不简单哪!

    “小陈,你带柳大夫去吃点东西吧!”绮绮这时对陈煦说了一声,立刻又对赵丹凤道,“妈,我有事和你商量!”

    陈煦看了一眼赵丹凤,见赵丹凤看了一眼柳下惠后点了点头,这才对柳下惠道,“柳大夫,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