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用嘴取悦我

第2章 用嘴取悦我

穆郁修眼眸里的情绪千变万化,然而只是瞬间,就恢复了一贯的沉凝。

    他直起身子绕过沙发,“新鲜了!我只听说认干爹和哥哥的,如今开始流行学长学妹了吗?”

    温婉皱起眉,见穆郁修坐了过来,她连忙让了位置。

    穆郁修扯松了领带,把衬衣的扣子解开几颗,露出蜜色的肌肤和精炼的肌理轮廓,靠在沙发上,微微阖上眼睛。

    温婉两手放在膝盖上,仰着头蹲在穆郁修腿边,也忘记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只是目光灼灼地盯着穆郁修。

    他变化真大。

    记忆中的穆郁修,从来不穿白蓝相间类似病服一样的校衣,而是永远的白衣黑发,形影单只地走在g大校园里,背影修长挺拔。

    而七年后再重逢的今天,他穿着裁剪精致的深黑色西装,俨然是成功人士。

    “学长……”温婉往他腿边蹭了蹭,目光恍惚起来。

    穆郁修突然睁开眼睛,吓了温婉一跳,正要说话,却见穆郁修面容苍白,额角上沁出细密的汗珠。

    温婉心下一紧,“你怎么了?”

    “胃疼。”

    温婉这才闻到淡淡的酒气,连忙起身去保温柜里端来药汤。

    穆郁修趁她转身的时间,放下按在胃部的手,转头看到身侧的女士包,他伸手过去就要翻上一翻,温婉转过身来,他又不动声色地靠回沙发。

    温婉看着穆郁修把药汤喝完,接过空碗放在身后的茶几上,她仍旧维持着仰望的姿势。

    后颈一紧,穆郁修的大手扣上来,狭长双眸微眯,“我是怪物?”

    温婉被他眼中的森然惊到,本想摇头,奈何他的手掌紧紧卡着她的后颈,力度大的几乎让她感到血液流动缓慢。

    她原本泛着亮光的眼睛里,此刻一片惊惧,“不是……学长,我……”

    “既然叫我一声学长,那就开始吧!”他让秘书找女人来可不是聊天的,但这个女人还在装纯情,他没有那么多的耐心。

    温婉还没有寻思出他话里的意思,脑袋就被他按压在了他的两腿间,直到脸颊触碰到他拉链处的某物,温婉的瞳孔剧烈地颤抖了一下。

    他……他该不会把自己当成小姐了吧?

    温婉的脑子里刚冒出这个念头,头顶传来他轻蔑的声音,“还跟爷玩欲擒故众呢?既然出来卖了,你也该懂规矩。用嘴取悦我,我不会少了你的钱。”

    温婉的脸色由红转白,随后发青,表情里除了屈辱外,还有失望,就像信仰突然崩塌了一样。

    她感觉到从他的坚硬上传来的温度,即便隔着裤子,还是那么滚烫,灼烧着她的肌肤。

    温婉难堪地扭过头,却又再次被穆郁修掐着后颈压回去,冷声讥诮,“怎么,还要爷教你?”

    这次温婉的唇直接贴上了穆郁修那里,觉察到他的勃发和耸动,温婉忍无可忍,猝地抬起头,眼睛绯红,“我不是小姐!你有需求就去找别的女人!”

    她眼中的委屈和难堪让穆郁修愣了一下,但很快的,一股奇异的热度从身体里涌了上来,渐渐集中到下腹,他只觉得自己上一秒还在沉睡的**,似乎突然间苏醒过来。

    他浸淫情场多年,无比清楚这种感觉,但他这人在**上向来自持,很有掌控欲,绝不会因为被女人隔着衣物亲了一下那里,他就把持不住自己。

    那么他是被下药了,并且就在刚刚。

    穆郁修如刀锋一样的目光扫过茶几上的空碗,随即伸出长臂把温婉提起来抱到腿上。

    他漆黑的头发在白皙的眉眼上映下一片阴影,邪魅的俊脸逼近温婉,“你给我下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