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信仰破灭

第4章 信仰破灭

她肩上的衣物在拉扯的过程中已经滑落到手臂上,露出的肩膀圆润纤薄,白皙的肤色在水晶灯的映衬下反射出如玉的光泽。

    穆郁修的眼眸又深又暗,见她用一双被泪水溢满的眼睛瞪着他,里头即便带着恨意,还是让他觉得另有一番风情魅惑。

    他只觉得全身的**都集中到下腹某一处,低下头猛地吮住她肩上的肌肤,直到在上面印下一片片红痕,衬着她的肤色,像是雪中的一朵朵桃花。

    他再次有力地挺进,再次强迫她张开,撞入蕊心,在她痛得哭出声来的时候,他含住她的耳垂。

    她的耳朵如珍珠,触感美好清凉,即便是不喜欢亲吻和爱抚女人的他,也忍不住反复流连,而身下则将她的紧窄塞得满满的。

    他轻蔑低语,一如他抽送的动作,没有丝毫温情和疼惜,“你这是第几次修补这层膜了?别跟我装委屈了,我会给够你再补的钱。”

    温婉无法回应,她唯一能感到的只有被贯穿撕裂的疼,泪水早已模糊了视线,眼前天旋地转的,天花板上耀目的水晶吊灯化成一片斑驳璀璨的光斑。

    她被穆郁修顶晃的快要昏厥过去,却又感到自己胸前的那点被他滚烫的唇舌吞含,仿佛一阵电流席卷而过,她连脚趾都蜷缩起来。

    耳边传来**撞击的声音,恍恍惚惚中,他的大手握住她的细腰,又深又重地刺入的同时,亲吻一点点落在了她的身上。

    他冰凉的唇吻过她白皙的额角、黛色的眉、流泪的眼、小巧的鼻……一直往下,唯独避开她的唇。

    温婉颓然地收回推拒着他胸膛的手,不知心中究竟是欣喜,还是悲哀。

    他还是从来不肯和女人接吻。

    还在读书的时候,g大有人卖穆郁修的吻,简单说来就是收集穆郁修用过的一次性杯子,试图用这种间接的方式得到穆郁修的吻。

    她的室友就收集了不少,据说一个仅仅几分钱的杯子,被穆郁修用过之后,就能卖到上千的价格。

    室友每天各种猜测穆郁修的初吻给了谁。

    初吻啊?

    她默然地把速写本举到眼前,掩住自己红透的脸。

    七年时光一晃而过,他仿佛一点没有变,也仿佛变得让她再也不认识了。

    温婉不知道这种折磨进行了多久,想晕死过去,偏偏疼痛让她越来越清醒,一颗心不停地下坠,坠入无尽的深渊。

    她放弃了挣扎,尸体一样躺在那里,死死地咬紧唇,不再发出任何哭声和呻吟声。

    她的滋味美妙得让人疯狂,穆郁修的动作恣意而肆虐,拉起她一条细长的腿架在肩上,他从斜上方插进去,尽情地在她的身体里冲刺。

    那晚是那么漫长,仿佛过了一生一样,温婉转头看着落地窗外的天空,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浩瀚的苍穹漆黑的一如她的世界。

    一个小时后,穆郁修终于稍稍餍足,紧实的脊背线条紧绷,又快又狠地**了一会儿,他低吼着从她身体里撤离,把滚烫的精液射在了她张开的大腿里。

    温婉受不住地晕过去,也不知过了多久,再睁开眼睛时,男人还在她身体里驰骋。

    穆郁修见她醒来,浅浅抽出,深深顶入,他满眼森然的讽刺,“这样就不行了,还敢给我下药?既然你这么看不起我,我倒不介意让你见识见识一夜七次的功力。”

    温婉用力地闭眼,两行清泪无声地滚落在脸颊。

    她喜欢他那么多年,就在这一刻,她觉得她终于可以放下了。